首页 > 在劫难逃 > 第103章 天火脉象

我的书架

第103章 天火脉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慕几人听完一愣,然后马上站起来环顾了下四周,周围除了几个仆人外再无外人,楚慕转完后特别奇怪的又看了一眼卓不凡。卓不凡笑了笑,刚要说什么,杜杰突然却神色一动的看向大厅四根柱子的一根。

“这是”

卓不凡见杜杰发现了什么,笑意更浓:“你们几个就杜杰入门最晚,没想到确实他先发现的,这位姑娘,既然被人看出了遁法,那就出来吧。”

“嘻嘻,楚哥哥变笨了呢。”随即便听到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从柱子边上传出来,紧接着柱子像是活过来一样略微扭曲了,便吐出一个人来。

楚慕见到那人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惊喜的喊道:“怎么是你?你何时来京都的?”

那女子有些娇羞的说道:“什么是你,人家没有名字吗?”

楚慕听完笑道:“是我的不是,麟儿姑娘,楚慕这厢有礼了。”

那个被叫做麟儿的女子笑嘻嘻的回道:“楚大哥,麟儿这厢还礼了。”

楚慕又问道:“麟儿姑娘怎么来京都了,火前辈可曾跟你一同前来?”

那个麟儿皱着鼻子小声说道:“父亲半年前就自己游山玩水去了,我最近听说京都有乐子,就转过来了。父亲不让我去崖山找你玩,这回在帝都碰到可不是我去找的。”说完有些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楚慕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对着卓不凡说道:“十三师叔,这位是火咆子的独女,名叫火麟儿。当年曾有数面之缘。”

卓不凡点了点头:“麟儿姑娘这手遁法可着实不简单啊。”

本以为火麟儿会兴高采烈的应下,没想到她却把小脸一翻说道:“谁让你你叫麟儿的,叫我火火姑娘。这么大大人了还还跟我我套近乎,也也不害臊。”

卓不凡懵了一下,楚慕赶紧说道:“十三师叔,麟儿从小有疾,口齿有时候是会这样,并不是有意的。”转过头小声对火麟儿说道:“麟儿不要胡闹,这是我十三师叔。”

火麟儿撇了撇嘴,不过并没有再继续说话,倒是旁边的吴七冲着孔妙之咬了下耳朵:“老六,看到没。老大又出去沾花惹草了,上回跑到崖山上的那个还没处理干净呢,这回又来一个”

还没说完,吴七眼前一花,火麟儿瞬间来到自己眼前,剑尖指着吴七的耳朵说道:“你你说”半天也没把话说干净。

楚慕见了大惊道:“麟儿住手,快把剑撤了。”

火麟儿回头看着楚慕,见楚慕真的有些生气的样子才不情不愿的把剑撤了回来,有些委屈的问道:“楚大哥,刚才这个小白脸说什么呢?你又去沾惹别的姑娘了?你怎么能这样,爹爹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还不信。你你你”

吴七从嘴缝里挤出几个字:“看到没,又结巴了。”

杜杰急忙在旁边把他嘴给捂住了,然后一脸谄笑的冲着已经有些要暴走的火麟儿笑了笑。

楚慕有些无奈的拉着火麟儿往一边走了去,起初她还有些不愿意,但见自己真是被楚慕拉着了,还是红着脸跟楚慕走了。

卓不凡饶有兴致的看着楚慕的背影,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而就在此时,护都将军重新返回客厅,边走边说道:“你个蠢材,一个女娃娃都看不住。”

说着便进了屋内,抬眼便看到客厅里多出一个女子,广将军便一愣,后面的巡逻将却大喊道:“将军,就是这个女娃娃。”

广将军喝道:“闭嘴。行了,没你什么事了,退下吧。”说完,朗声笑道

“卓阁主,广某公务在身实在是怠慢了。不知道这位姑娘是?”

卓不凡笑着说道:“广将军实在是客气了。楚慕,你来给将军介绍下吧。”

楚慕本来拉着火麟儿在旁边低声的交谈,听到卓不凡叫道自己,急忙拉着火麟儿到了广将军近前,抱拳道

“将军,这位是占法星君火咆子的独女火麟儿,麟儿,过来拜见广将军。”

广将军听完,眼角不自主的抽了下,但见火麟儿不情不愿的过来,急忙说道:“不敢,原来是火前辈的女儿,真是失敬的很。”丝毫没有再提之前兵丁削掉双耳之事。

这也难怪,占法星君火咆子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若要让他知道自己独女在外面受了欺负,他还不得把自己这护都将军府给拆了。分完宾主落座以后,卓不凡慢慢说道:“今天除了来拜访将军外,还有一件小事请将军帮忙。”

广叔达听完心头一动,然后才问道:“卓阁主但讲无妨。”

“楚慕他们来帝都除了来参加国教盛事之外,还想求见当今圣上。”卓不凡态度及其陈恳的说道

“面圣?这”广叔达微微沉吟了下,才说道:“不知道卓阁主要面圣是”

卓不凡笑着说道:“非是我要面圣,而是楚慕带了我师兄的意思,具体还是让楚慕跟广将军说吧。”

话音刚落,楚慕便站起身来冲着广叔达说道:“当年先皇微服私行,受奸人陷害,幸得天佑先帝,二师叔巧遇救驾。先皇当时以断箭为誓,答应我二师叔一件事情,我今日前来便是替二师叔拜见当今圣上。”

说完便从怀里将半截箭羽拿了出来,继续说道:“烦请广将军将此物呈与当今圣上。”

广叔达将箭羽接过来,才说道:“先皇在位之时,我倒是听他说起过此事,也好,明日我进殿面圣,若圣上国事缠身无暇接见你们,我也没有办法。”

楚慕笑道:“那就劳烦将军了。”

接下来,广叔达和卓不凡又闲聊了少时便起身告辞,等回到听风阁后,长孙无芳见到他们居然领会来一个俏生生的女子,不禁问道:“怎么出去的时候还是一群男的,回来就带回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

卓不凡哈哈大笑说道:“你问问楚慕到底是什么时候将这丫头拐回来的,我年纪大了,可就不参合你们年青人的事了。”说完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楚慕

长孙无芳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大师兄,大师兄只得又重新把护都将军府的事情说了一遍。

长孙无芳才惊叹道:“原来是火前辈的独女?失敬失敬。”

火麟儿一摆手有些老气横秋道:“姐姐姐,不用客气。”

楚慕这才说道:“五师妹,火麟儿因为幼年时误服了一株草药,有了些口吃之症,你且给她看看。麟儿过来。”

火麟儿特别乖巧的走了过来,仰着脸笑嘻嘻的看着长孙无芳,随后把自己的胳膊伸了出去。

长孙无芳看着火麟儿掩口笑道:“既然是口吃,那就不用号脉了,火姑娘你张开嘴,让我看下。”

楚慕走到长孙无芳身边替火麟儿将这病情说了说:“麟儿的口吃之症很是奇怪,平日与我和火前辈说话的时候并不口吃,若与陌生人说话,几乎一整句都说不出口。”

长孙无芳听到楚慕的话点了点头,伸出两指贴在火麟儿的脖子上,刚放下长孙无芳的手指便急忙缩了回来,再看她两指触碰火麟儿的地方像是被灼伤了一样。

楚慕见长孙无芳的手指急忙呵斥道:“麟儿不得胡闹。”

火麟儿有些不知所措:“不不是,我”

而长孙无芳似乎发现了什么:“来人,去取一盆烧着的炭火过来。”

旁边一个小厮急急忙忙去取,楚慕有些担心的问道:“师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长孙无芳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片刻后那小厮风风火火的从外面拿来了一盆炭火,长孙无芳从中间挑选了一块烧的最旺的炭火,取出来靠近火麟儿身边,在火麟儿三尺远的地方,那炭火上的火苗如同疯了一样猛然窜了下,随后便熄灭了。原本那一盆烧的正旺的炭火也发生的同样的状况!

“天火脉象!但看火姑娘不像是天生如此?而且这脉象似乎还未形成?火姑娘小时候误食的是否是一颗通体火红的果子,大约拳头大小。”长孙无芳问道

火麟儿像是没听到一样,眼巴巴的看着楚慕。楚慕也觉得自己刚才严苛了些,见长孙无芳似乎看出了些名堂,便对火麟儿说道:“麟儿,你不是一直都不太想有口吃嘛?这个姐姐可是天下名医。你老老实实回答姐姐的问题。”

火麟儿听完才对着长孙无芳点点头,楚慕回头看着长孙无芳。长孙无芳才说道

“难怪难怪,大师兄,火小姐应该是在幼年误食了赤火心,这本来对她有天大的好处,只要好好调理几年,赤火心会逐渐代替现在的心脏,这时候全身经脉便会成为天火脉象。这是天下少有的脉象,而且整个过程缓慢而痛苦。口吃只是很小的一点副作用。想来火咆子前辈已经有了打算,我们还是不要在给火小姐用药了,并且普通的药石根本无法抑制。”

“天火脉象?天火脉象还可以后天改造吗?卓不凡听完愣了下,然后有些急切的问道

长孙无芳看自己的十三叔突然有些激动,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回道:“一般来说不太可能,这种脉象大部分都是天生的,如果要后天转换,起码要从幼时就开始着手,而且转换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情,你看刚才我两指的灼伤和刚才的炭火,就是这后天改造的副作用,要控制住这种脉象起码要经过十年,旁边还需要有个内力高强之人定期帮他压制,据我所知,这法力高强之人也必须修炼的火性功夫,条件极其苛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