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病娇夫君的心尖上反复横跳 > 第33章 忍字心头有把刀

我的书架

第33章 忍字心头有把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了半个月,小灯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

在她多次建议下,公子烬终于吐口答应去姑苏。

只是一路要步行。

小灯觉得很浪费时间。

她抱着叽叽,看着脚下的路,一道道山川相连,那就是青藏高原,绝对得走上半个月。

她扯着公子烬的手说自己胸疼,想要坐马车。

公子烬想了想道:“我没钱。”

小灯一噎。

“我要带着吴一守,你偏不让。”

公子烬不满的瞥着她,语气埋怨。

小灯又一噎。

她怎么可能给他二人创造眉来眼去的机会?

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好不容易走到了车驿,小灯建议坐通往姑苏的马车,她付钱。

公子烬瞥了一眼马车里的乘客,眼神里带着轻蔑与深深的厌恶,歪了歪头道:“人多,我控制不住手痒想杀人。”

这是什么清奇的理由?

这时,马车老板牵着马绳准备出发,不耐的问:“你们两个还走不走了?”

小灯咬了咬牙,将叽叽放在地上,然后晃了晃头,动了动胳膊腿。

公子烬看着她那样子皱起眉。

直觉感到,她不打算干好事。

小灯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始哭:“夫君,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身子笨重,去姑苏路上山高水远,我真的走不了,夫君,我们坐马车吧,大不了我不坐座位,坐在你脚底下,晚上不吃饭,把这钱省下来。”

“……”

果然。

公子烬眼皮一跳。

马车里的人纷纷出来指责:“你这小儿郎,怎么如此狠心,你娘子身怀有孕,怎么能走那么远的路。”

小灯哭的梨花带雨,防止公子烬控制不住杀人,她用两条腿也圈住他的脚,手都快贴上他大腿根了,道:“你们不要再说我的夫君,谁让他年纪小,我本来就应该让着他,而且他也不容易,我们家实在是太困难了,全身家当就只有这只鸡,是我命苦,不关我夫君的事。”

“……”

好个戏精,公子烬气的想抽她。

“夫君,我们坐车好不好?”小灯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撇了撇嘴。

公子烬低头看着大腿上的手,一把挣脱她,冷冰冰道:“不坐。”

小灯再次抱住他的大腿,身子缩成一团,可怜兮兮道:“夫君你别气,我不做了,不做了,你别打我,别打我,我胸口,还有大腿上的伤都还没好。”

公子烬:“……”

车里的人有的抱不平的跳下马车纷纷指责公子烬,癖好再特殊也不能没命抽自己的女人。

有的慷慨直接塞给他银子,继续指责他,男人是有需求,可该忍的时候还是得忍。

公子烬:“……”

在众人的指责下,二人别别扭扭的坐上了马车。

公子烬坐在车里虚了虚眼睛,转动着细长的手指,想着一瞬间就能要了这群人的命。

是火烧,还是穿串。

小灯坐在座位上抱着叽叽喜笑颜开,瞧见公子烬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动了杀心。

这时,旁边的大娘热情的拉着家常,拍了拍公子烬的腿道:“你们夫妻去哪儿啊?”

公子烬看着腿上的手,眼神一眯,手指一翘,小灯立刻抱住他,动作极其麻利的将他的头靠在她的身上,按住他的手,甜甜一笑:“大娘,我们夫妻要去姑苏。”

那大娘看着他们夫妻这黏的像一个人似的,瞥了一眼正自己啃猪蹄子的老头子,羡慕道:“你们夫妻感情挺好,年轻人不要在乎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他年纪小,我让着他。”

小灯嘿嘿笑着应着,贴在公子烬耳畔低声道:“控制一下你的手,别杀人。”

公子烬靠在她肩头只能看见她红嫩的唇一张一合,他睫毛低垂:“我的手不杀人就想摸点什么。”

小灯一听这话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心里默念,为了孩儿,为了孩儿,为了孩儿……!

忍字心上有把刀。

公子烬还在穷追不舍,他手指一动,小灯感觉情丝绕窜了出来,她立刻道:“晚上再说。”

公子烬抿了抿唇,勉强答应,收了情丝绕,最后在她肩头闭上眼睛。

小灯松了一口气。

这死孩子,太阴晴不定了。

这时不知谁说了一句话,在马车内炸开。

“你们听说了么,金陵柳家被人灭门了,听说他们的五脏都被人掏出来,放了一把火都烧死了,一个都没留。”

公子烬睫毛动了动,眉头微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