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艾泽拉斯王子复仇记 > 第十章 凤!凤!凤!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凤!凤!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银月城看了三天海之后,达尔坎•德拉希尔终于选择了退兵,如果有人以为他是突然良心发现,想要一改前非,拱手让出银月城,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达尔坎做梦都想成为银月城之主,即便银月城已经被搬得一干二净,连老鼠都要哭着跑出去。对于亡灵来说唯一的补给需求大概就是箭矢了,或许还要加上防腐剂?所以,空城并不是什么问题,搞不好还有不少亡灵喜欢这种空空荡荡无拘无束的感觉。但达尔坎却不能接受失去戴索姆的风险,因为那里有对于天灾军团至关重要的死灵法师,任何一个的损失都是无法接受的。

  在出征前,达尔坎其实留下了一万五千的兵力守卫戴索姆,依托内部的防御设施,按理说是很安全的,当然那是在进入银月城之前的想法。达尔坎在银月城扑了个空,数万血精灵消失无踪,自然就会担心那些散落四处的血精灵会尝试进攻戴索姆。虽然他还是觉得戴索姆安全无虞,但凡事就怕个万一,万一哪个血精灵法师的火球术比较大,砸歪了正好把死灵法师干掉一个,那伟大的主人阿尔萨斯殿下一定会让他体会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寒冷与死亡。

  所以,在接到戴索姆周围出现大股血精灵行踪的报告后,达尔坎只能带着无限的愤恨宣布战略转移,而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凯尔萨斯是在睡梦中被侍卫叫醒的,这些天来,有许多精灵都对不放一箭,放弃银月城的决定表达了不满,连带着翻起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实行食物配给制带来的反对之声。悲观者认为之前的军事胜利不过是天灾还未使出全力时侥幸取得的小胜,现在银月城又一次陷落让军事上的失败显露无疑。阴谋家也趁机“顺应民心”,散步各种失败言论,动摇信心,抵抗各种限制他们权力的政策,不大的逐日岛上流言四起。这几天来,他忙于处理各项工作,数万人的衣食住行,数千军队的后勤补给,作战安排堆积在案头都快把他给埋了,虽然对流言蜚语也所耳闻,但也实在分身乏术,只能暂时听之任之了。

  而今晚上刚醒过来,凯尔萨斯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东南方的天空呈现诡异的暗红色,艾泽拉斯的光污染也这么严重了?当凯尔萨斯在已经等候在外面的众人陪同下,登上了哨塔,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这深沉的黑夜中,反常地刮起了猛烈的东南风,即便是跨越了海峡,风中依然带着浓烈的烟味,带来了海的另一侧,银月城所遭受的苦难的信息。

  自第二次大战兽人入侵以来,奎尔萨拉斯的土地上再次燃起了滔天烈火,血精灵们几千年的古都,艺术与魔法的国度,每一块砖石中都沉睡着静止的时光,每一棵树木都见证了无数的历史的银月城正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火焰与烟柱腾空而起,即便是在深沉的夜色中,在几十公里外的孤岛上,都能看到这出东部大陆上最盛大的悲剧演出。幸存的血精灵纷纷涌到岸边,凝视着他们的故乡,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悠扬的歌声渐渐响起,初时微弱暗哑,不断有人加入进来,歌声渐起,声闻于野。

  “Anar'Alah Anar'Alah Belore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Shin'du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Belore

  Shin'du Sin'dorei

  Shin'du

  Fallah na

  Sin'dorei

  Anar'Alah Belore

  Belore...”(《上层精灵的挽歌》,歌词大意是对辛多雷悲惨命运的哀悼,眼见家园沦陷,同胞死难的绝望)

  空灵的萨拉斯语回荡在逐日岛,此夜,无人入眠。

  第二天早上,燃烧了一夜的大火渐渐熄灭,血精灵们也逐渐散去,出乎意料的,那些不满的抗议似乎都这场大火烧去,岛上宁静得出奇。

  凯尔萨斯虽然有些奇怪,却没有时间深入调查,因为伴随着天明,达尔坎军团撤退的消息越过海峡传来,凯尔萨斯必须主持布置在返程上给达尔坎来些“惊喜”,为他在银月城的暴行付出点利息。同时,一支救火队也被紧急派往银月城,试图扑灭余火。

  三天后,所有的火苗都被扑灭了,不知该庆幸还是悲哀的是,大火只烧毁了银月城的西城,将那里化为了一片废墟。达尔坎是在城西点火的,中间一条宽阔无物的死亡之痕阻止了火势的蔓延,东部的逐日王庭,花园都市,皇家贸易行等主要建筑都安然无恙。或许达尔坎也是有意为之,他做梦都想再次回到银月城,成为这里的主人,所以他保留了非富即贵的东城区,而将平民区的西城区化为灰烬。

  当然也有好消息传来,达尔坎几乎将所有的亡灵军队都带回了戴索姆,并且开始在戴索姆周围布置防御工事,似乎打定主意窝在戴索姆不出来了。事实上,达尔坎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一番折腾,除了烧了半座银月城,可谓是损兵折将一无所获。他决定在戴索姆积蓄力量,等待阿尔萨斯殿下带着无穷无尽的亡灵大军归来,淹没那些跳梁小丑。

  正当凯尔萨斯和军方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而喜悦时,一个不速之客却堵上门来。

  “艾洛娜女士,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困难了,我们刚刚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现在永歌森林所覆盖的地方都已经收复了,塔奎林附近也已经重归奎尔萨拉斯的怀抱,我们可以从那些郊外的村庄,庄园中获取食物与物资了。”

  “不,殿下,你并不知道我们面临的苦难。”艾洛娜并没有被凯尔萨斯的话所迷惑,她用双手撑着桌面,紧紧地盯着王子殿下,娇弱的身躯中自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你知道我们的食物还够维持多久的吗?两周不到,那些散落在各处的食物与物资看似美好,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不少村庄遭受了亡灵入侵,保留下来的食物中是否有天灾瘟疫完全无法确定,紧靠数量稀少的牧师与圣骑士们净化那些物资根本不现实,更何况他们还要照顾与日俱增的伤病者,根本没有时间。现在虽然收复了失地,但清除污染,组织生产,种植作物依然是个浩大的工程,而我们还有七万四千多张嗷嗷待哺的嘴需要喂养。你明白吗?王子殿下,也许明天王国就会崩溃。”

  凯尔萨斯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原先设想中收复失地,获取食物的构想显然已经破灭了,现在他们必须直面这个危机了。

  “那么,你的建议呢艾洛娜女士,你有什么建议吗?”

  “很简单,修整阳帆港,派遣舰队南下购买食物与物资。”艾洛娜稍微收起了点气势。

  凯尔萨斯偷偷松了口气,被这样一位干练而强势的女性盯着可不是件轻松的事,他几乎有种回到了公司里,被女上司劈头盖脸批评的感觉。

  “但洛丹伦已经陷落,吉尔尼斯闭关锁国多年,库尔提拉斯是个海上民族,矮人与侏儒自顾不暇,暴风城的人类内忧外患,想要获得大批的食物与物资困难重重。”艾洛娜紧接着又补充道。

  不是,姐姐,不带您这样自问自答的,我都还没开口您就自己把路堵死了。而且,您是自带了扫描雷达吗?是怎么对整个大陆了解得这么清楚的?难不成您也是穿越众?

  凯尔萨斯翻了翻白眼,吐槽归吐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显然艾洛娜已经有计划了,只是看起来或许有点问题需要解决,“那么您的建议呢?女士。”

  艾洛娜直起了身子,“我的建议是,与地精们进行贸易。”

  “可以呀。”

  “虽然那些绿皮矮子………

  额,您说啥?”艾洛娜显然有点意外。

  “我说,可以跟地精们开展贸易呀。”虽然那些地精无不是信奉金钱至上的极端拜金党,在艾泽拉斯可谓是臭名昭著。奎尔萨拉斯也流传着无数关于地精的传言,诸如他们会一种秘不外宣的法术,可以让经手的金币看似完好无损,内里却变成低廉的青铜,而那份被替换的黄金就进了他们的口袋,他们也由此掌握了巨额的财富。

  另外一个传说则是地精们在他们的每一枚金币上都附加了诅咒,触摸他们的金币将会使人失去一部分财富,而当他们的金币回到手里时,就会生出小金币,将他人失去的财富存进他们的金库里。

  诸如此类荒诞不经却又隐含着暗示的传言,让地精在银月城的风评一直都很差,精灵们漫长的寿命让地精的坏名声也无法随着时间被遗忘。所以提起与地精做生意,在精灵们看来大概相当于与虎谋皮了。

  凯尔萨斯并不介意地精们的坏名声,唯利是图或许不是什么好的品质,但地精们这种纯粹的商人却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只要有钱,他们什么都可以出卖,如果不卖,那就是钱给的不够多。而谈到钱,不是凯尔萨斯自吹自擂,在这场浩劫中,他继承了精灵王国几千年的财富积累,无数豪门、贵族、富商、大法师的积蓄,逐日者王室自上古流传下来的遗产,说他是整个艾泽拉斯最富有的人可能有些夸张,但东部大陆首富是肯定跑不了的。

  艾洛娜显然没想到凯尔萨斯答应得这么痛快,她准备多时的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早知道这件事这么简单,她也没必要摆出一副吃人的样子恶狠狠地威胁了,现在王子殿下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哦,对了,派人采购第一批食物时,告诉地精们,我希望能够会见他们的代表,商讨在银月城开设地精商店以及扩大贸易的问题。”凯尔萨斯想了想又补充道。

  艾洛娜女士忧心忡忡地出去准备第一批次的采购工作了,她现在有点后悔,也不知道向王子殿下提出与地精交易的建议究竟是不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但事到如今她也不好意思再收回了,只能在王子殿下与地精交易时帮着盯着点了,防止殿下损失太多了。

  在送走了艾洛娜之后,处理了几项重大事务之后,凯尔萨斯停下笔,让人去召集洛瑟玛,罗曼斯,哈杜伦,以及银月城现存的几位大魔导师。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凯尔萨斯也没有说什么废话,直接了当地说道,

  “诸位,今天聚集各位是要告知一个不幸的事实,太阳之井,曾经我们赖以生存的圣井,在遭受了天灾军团的腐化污染之后,现在已经成为了散播腐蚀与邪恶的源泉,每时每刻都有血精灵因此病倒。并且,太阳之井磅礴的能量一直在吸引着游荡的亡灵聚集到奎尔丹纳斯。而情报显示,那些野蛮的阿曼尼巨魔正在祖尔金的领导下组织一只舰队,以支援他们的先头部队,试图击败奎尔丹纳斯的亡灵,夺取太阳之井的控制权。”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身为军方高层,以及亲身探查过太阳之井的大魔导师,大家对这个事实早有预料,甚至可以说,他们聚集在此其实都是在等待一个已经注定的决定。

  “所以,基于目前的情况,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炸毁太阳之井,阻止腐化蔓延,而时间,将定在一天后。”凯尔萨斯缓缓说道,其实,在暂时排除了最大的威胁——天灾军团之后,与会众人都明白摧毁太阳之井已经是件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凯尔萨斯也已做好准备,进入银月城之后,他一刻也没闲着,挤出每一点时间来学习魔法。前任卓越的魔法天赋以及针对性的修习,让他掌握了必备的传送术。直到学会了传送术后,凯尔萨斯才明白为什么那些法师明明掌握着强大的传送术,却很少使用的缘故。

  首先,传送术需要选定一个空间结构不稳定的目的地,这样才能保证可以撕裂空间;其次,传送术施展时遇到强大的能量波动,会对施法者产生很大的伤害;最后,即便是使用了大法师制造的昂贵的传送符文,施展传送术依然需要大量的魔力,传送的人物越多,魔力需求就越发恐怖,这就对施术者提出了很大的要求。所以,法师们除非是在逃生以及少数不得已的远距离赶路时才会使用传送术,目的地大多还是各大主城专门的魔法区。

  太阳之井巨大的奥术能量使得其周围的空间结构极为不稳定,为此,血精灵们在太阳之井周围构筑了禁锢结界,防止有人闯入圣井。作为太阳之井的主人,血精灵自然掌握着钥匙,也正是凭借可以传送到奎尔丹纳斯内部的优势,凯尔萨斯才有把握摧毁太阳之井。

  至于摧毁方法,在诸位大魔导师商议之后,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采用了达尔坎•德拉希尔用以破除太阳之井魔法防御系统——班迪诺雷尔的月水晶爆破法,很多时候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

  “如果大家都认同这个方法的话,那就分头准备吧,我,罗曼斯,阿斯塔洛分别携带一块月水晶,使用月水晶激发太阳之井的能量,摧毁太阳井。在实施过程中,我们将失去施法能力,所以其他人,需要募集志愿者,在行动时保护我们不受外界打扰。注意,很多精灵都对太阳井抱有很深的感情,所以在挑选行动者时尽量保密,保证人员的可靠性。

  最后,本次行动,代号凤!凤!凤!当听到代号时,就意味着行动成功,所有人都要立刻撤离。”

  “愿太阳指引着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