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艾泽拉斯王子复仇记 > 第十一章 夜空中最盛大的烟火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夜空中最盛大的烟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参加小队的人员都在逐日王庭集合完毕,凯尔萨斯在其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比如洛瑟玛身边那位拿着钉锤,目光凶狠却穿着一身布质高阶牧师长袍的凶猛妹子,那不是血精灵驻外专使莉亚德琳女士吗?

  “洛瑟玛,哈杜伦,你们两个留下。”在大家各自做着准备的时候,凯尔萨斯找到二人。

  “殿下,即便失去了一只眼睛,我的羽箭依然能够射穿亡灵的脑袋。”洛瑟玛的独眼中闪着激动的光芒,哈杜伦也斜着眼看着凯尔萨斯。

  “你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听我说,这次行动充满了未知性,而目前的情况,必须有人来引领血精灵的未来,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希望你留下就是上道保险,如果出现了意外,那就由洛瑟玛你来担任摄政。”凯尔萨斯看着洛瑟玛,历史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尽管被玩家戏称为阿强,在部落的领袖中存在感极低,但原本的历史中,洛瑟玛带领血精灵从灭族的危机中走了出来,背靠部落,甚至隐隐有了复兴的迹象。如果真的出现意外,他无疑是最好的继任者。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代替殿下去吧。”洛瑟玛还是摇头,“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而殿下起码已经证明了自己,比起我,现在的血精灵更需要您。”

  老实说,被洛瑟玛这样称赞,凯尔萨斯还是有点暗爽的,这还是第一次有实权人物直接表示对他的认可,自己所做的一点微小的工作得到了肯定。

  但是凯尔萨斯还是微笑着拒绝了,“洛瑟玛,虽然你是个优秀的游侠领主,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这个你还是用不来的吧?”凯尔萨斯指了指旁边那块静静躺着的月白色水晶,使用月水晶沟通引爆太阳之井的工作显然只能由几位大魔导师来完成。

  洛瑟玛抿着嘴,哈杜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凯尔萨斯对着二人笑了笑,递过准备好的任命书,“不用这么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备份而已,我对自己的魔法天赋还是很有信心的。”

  很快,就到了出发的时间了,对于洛瑟玛和哈杜伦的退出,众人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毕竟此次行动的主角也不是他们。只有莉亚德琳拎着钉锤冷冷地看了几眼洛瑟玛,看着洛瑟玛满头冷汗欲言又止的样子,凯尔萨斯默默地在一边偷乐,阿强压力大啊。

  逐日王庭的传送区,守卫森严,为了防止外敌闯入,破法者与王室卫队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这里。而今天他们更是收到了一个特殊的使命,负责保障行动队的后路,同时也监视传送门的动静。

  因为需要使用传送术进入太阳之井内部,所以,投送的人数注定不可能很多。除了三个负责爆破的大魔导师,还有另外三个大魔导师负责外围防御以及发生意外时进行接替。剩下的包括莉亚德琳在内的十八个精灵将分成三组,负责在爆破过程阻拦一切试图靠近的敌人。

  计划已定,在一片炫目的彩光中,凯尔萨斯等人消失在传送门里。

  不管再来多少次,传送术带来的眩晕感还是让人脚下虚浮,几位大魔导师驾轻就熟地晃悠了两下就站稳了。凯尔萨斯右手缩在背后,不着痕迹地扶着墙壁勉强稳住了身形,没有给大魔导师们丢脸。体术不强,则法师扶墙,看来有机会还是得好好锻炼身体啊。

  众人逐渐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他们的运气还不错,落脚点是一处偏僻的休息室。除了两个没脑子的低阶亡灵被动静吸引过来挨了两发瞬发大火球外,暂时还没有看到其他的敌人。

  阿斯塔洛拿出太阳之井的结构图,根据陈设与景观判断出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内层守备队的休息区。这里距离太阳之井的核心并不远,只需穿过两道回廊,一道倾颓的大门,就能抵达核心。

  进入太阳之井核心的路途波澜不惊,六位大魔导师开路,除非是阿尔萨斯带着天灾军团回来了,否则现在的奎尔丹纳斯没有什么势力能够阻挡他们。

  用冰锥将最后一个骷髅卫士钉在被天灾军团毁坏的大门上,罗曼斯带头进入了核心区。太阳之井的井水在这里静静流淌,那是液态化的庞大的奥术能量,但与往日湛蓝的井水不同,现在它呈现出诡异的灰白色,散发着邪恶与腐化的气息。不断有能量激发出来,通过与之相连的几条粗大的魔网脉络涌向整个奎尔萨拉斯,与伫立在各个地方的符文石和魔法水晶产生共鸣,构筑成了血精灵们赖以生存的魔网网络。

  正是魔网提供的庞大的奥术能量,使得血精灵可以施放强大的魔法,驱使各种奥术魔偶,包括那些随处可见的自动扫地的魔法扫帚,也依赖于魔网提供的能量。而现在,他们必须将这魔法王国的基础毁去,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唯有毁灭才能带来新生?

  可是失去太阳之井后,血精灵的磨难远未结束,他们将要面对无休止的魔瘾的折磨。如果命运的编织者是个诗人,他一定是最烂的那种,哪有用无休止的苦难盯着一家虐的。

  多想无益,在得到准备好的示意后,凯尔萨斯,罗曼斯,阿斯塔洛同时激活了月水晶。月水晶原本是血精灵用来存储魔法能量以备不时之需的。但奎尔萨拉斯的魔网成形之后,它便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沦为了少数魔网节点备用的能量源。在被达尔坎用来击破太阳之井的魔法防御之后,精灵们这才发现它可以与太阳之井实现共鸣,进而引爆太阳之井的能量。达尔坎通过这个原理破坏了太阳井的魔法屏障,而精灵们现在则要用它来彻底摧毁太阳之井。

  月水晶激活之后,庞大的魔法波动无法遮掩,即便是在奥术能量无处不在的太阳之井高地,依然如一盏三百瓦的大灯泡一样耀眼。太阳之井高地聚集的亡灵被吸引了过来,飞蛾扑火般不断涌向核心区。

  “砰!”莉亚德琳用钉锤干脆利落地放倒了一个亡灵,厌恶地甩掉了上面沾染的红白之物。之前准备的时候,她在王子殿下的建议下穿上了厚重的战甲,她几乎瞬间便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强大,充实,最重要的是战甲与钉锤永远不会抛弃你。在你绝望地呼唤圣光时,它反而会无情地抛弃你,离你而去,但战甲与钉锤不会,钉锤永远是钉锤,你永远可以信赖它,只要你的力量足够,它会击碎一切东西,比如亡灵的脑壳。

  在莉亚德琳战甲燃烧着红光,手中的钉锤虎虎生风,接连放倒涌来的亡灵时,其他人也没闲着。冰枪,炎爆,奥术飞弹不要钱一样地飞射而出,收割着亡灵的魂火;萦绕着强风的箭矢百发百中,每一支都能带走一个亡灵;火红色的大盾布满尖锐的瑟银盾刺,每一次格挡,反击都能让漏过来的亡灵粉身碎骨。这只奎尔萨拉斯最强的团队凭借狭窄的地形,硬生生顶住了数千不断涌来的亡灵。

  但随着时间推移,赶来的高阶亡灵推攘着进入了攻击范围,开始或施展暗影魔法,或突施冷箭,小分队也产生了伤亡。那是个冲锋在前的盾卫士,细长的羽箭贯穿了他的肩甲,莉亚德琳立刻将他扯了回来,把他从被撕碎的命运中拯救了出来。

  其他人默契地填补了空缺,但战线不可避免地节节后退了。莉亚德琳在心中最后一次呼唤圣光,希望那神圣的能量能够治疗战士的伤口。但她失望了,精神世界之中空空荡荡,圣光并没有回应她。

  盾卫士扶着大盾站了起来,对她笑了笑,“莉亚德琳,谢谢你,不要失去信念,如果没有圣光,那就无需圣光,我们自己便是圣光。”一边说着,他一边示意莉亚德琳放开自己,坚定地向前走去。

  他的战甲燃起了刺眼的红光,面色也不正常地涨红起来,就连一双尖尖的耳朵都充斥着愤怒的血色,他的面容逐渐扭曲起来,极致的痛苦带来了极致的愤怒,中了冷箭耷拉着的右手又充满了力量。左手大盾,右手长剑,他怒吼着大跳进潮水般涌来的亡灵中,狂暴的剑刃卷起了一股死亡的旋风,血色的怒气近乎实质化,环绕在他周围,

  所有近身的亡灵都被撕成了碎片。

  他无视了所有袭来的刀枪与箭矢,不闪不避地大踏步前行,不知疲倦般地高呼酣战,密集的亡灵阵线竟被他一人反推了回去。

  在场的双方都震撼莫名,即便是没脑子的低阶亡灵,都慑于这莫名的气势,畏惧地退缩了两步。

  但是随着战线的推移,他身上的怒气渐渐稀薄,鲜血在脚下汇成小泊,靠着血腥狂暴与死亡之愿榨取的力量随着生命渐渐离去了,倚着大盾与长剑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他身子一矮,虚弱得扶不住巨盾,单膝跪在一个仍在挣扎的亡灵头颅上,双手扶剑强撑着没有倒下。战士哈哈大笑了两声,头也不回地对战友们大吼,“用大火球给我来个痛快,耶泰尼斯,向死无生!”

  在亡灵的刀剑落下之前,三个大火球呼啸着笼罩了这片区域,将战士与他的敌人们一同化为了灰烬。

  “凤!凤!凤!”三声急促的大喊声传来,不懂某人恶趣味的众人如释重负,相互掩护着撤进核心区。三位大魔导师都有些虚弱,显然摧毁太阳之井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不过,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后,任务终于要完成了。

  得益于前任,凯尔萨斯剩余的魔力最为充盈,所以他立即打开了一道传送光门。众人鱼贯着进入传送门,太阳之井的奥术能量已经开始狂暴起来了,传送门的边缘也变得扭曲。莉亚德琳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地方,一头钻进了传送门,作为传送门的施法者,凯尔萨斯必须努力稳定传送门,所以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但他才迈进一只脚,身后就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掀进了传送门,随即摧毁了脆弱不堪的光门。

  太阳之井爆发出巨大的闪光,猛烈的爆炸抛射出海量的奥术能量,掀起了一股狂暴的飓风,席卷了整个奎尔丹纳斯,撕裂了所有残存的物质。

  整个艾泽拉斯星球都感受到了这股巨大的能量爆发,远在寒冷的诺森德大陆,巫妖王看了一眼东部大陆,冰冷的头盔下看不出表情。蓝龙军团的驻地,玛里苟斯皱起了眉头,这些愚蠢的凡人种族,总是试图掌握不属于他们的奥术力量。越过无尽之海,卡利姆多大陆,月神殿中,正在虔诚祈祷的泰兰德•语风抬起头注视着奎尔萨拉斯的方向,这股能量让她想起了那场撕毁整个艾泽拉斯大陆的巨大灾难,那场惊天动地的上古之战。达斯雷玛的子孙,还是没有放弃那危险的魔法研究,这次又是招引了什么敌人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