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艾泽拉斯王子复仇记 > 第十九章 安薇娜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安薇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薇娜,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魔法,我的能量。

  离开银月城之后,精灵活动的痕迹一点点消融,自然的扩张显而易见。植物毫不客气地展现着他们旺盛的生命力,郊野里废弃的房屋上,星星点点的藤蔓开始攀缘而上,金色红色的基底上点缀着蔓生的绿色花纹,反倒有一种和谐的美感。荒芜的田野上,芥草与麦子交错生长,参差不齐地随风摇曳。秋风渐起,四野都染上了点点金黄,但最夺人眼球的,还是东一块西一块的腐化之地,好似最名贵的金绿色地毯上被烟头烧出的瘢痕。

  凯尔萨斯看着这荒无人烟的景象,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即便是血精灵们已经暂时脱离了朝不保夕的危险,但距离完全走出困境还远得很。

  凯尔萨斯这次南下,带了半个日怒军团,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一路上清理了不少彻底陷入疯狂的失心者与零星游荡的骷髅架子。血精灵现有的人手,仅仅只够恢复银月城与永歌森林浅近处的生产与秩序,更多更远的地方已经是各种魔物,失心者与亡灵游荡的乐园。这块土地上,元素,魔物,黑暗巨魔,精灵,丛林巨魔,人类,兽人奎尔多雷来来往往争夺不休,辉煌与衰败轮回不止,辛多雷能够再次崛起吗?

  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不出银月城,其实是很难真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真实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银月城一半的城区已经化为废墟,虽然不久前巨魔才兵临城下,虽然银月城中百业凋零,行人寥落,但像萨瑟利尔男爵这种不是在城中就是在近郊的庄园里生活的贵族们,除了死了几个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的亲戚家人,生活也没有多大的改变。

  人只有真切的看到了,才会真正的体会到,那些写在纸上不过一两行的数字与报告,究竟意味着什么。所有刚出银月城时抱怨连连,推三阻四的贵族们,过了晴风村,就突然安静了许多。等经过了已经空无一人,被蜘蛛与蝙蝠占据的日冕村之后更是再无言语,日常的对每日颠簸疲惫行军的抱怨都消失不见了。

  内部和谐安静了起来,苦闷的行军却不得不中止了,原因也很简单,他们过不去了。

  凯尔萨斯在塔奎林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奥术师范迪瑞尔,老头还是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只是额头眼角的皱纹更深了,头发也花白了许多。见到凯尔萨斯与德利奥斯等人,老头很是高兴,硬是拉着几人絮叨了良久,凯尔萨斯不由得怀疑上次路过的时候德利奥斯彻底把老头教坏了,连口水都没喝地说上了整整一个小时。这会可就不是一个说一个听的单口相声了,德利奥斯跟老头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要不是凯尔萨斯命令破法者指挥萨拉德雷给两人上了沉默术,这场二人转大概能说到阿克蒙德占领海加尔山,艾泽拉斯世界毁灭去。

  一通絮叨下来,当然也不是没有重要的情报,最大的事,就是前天奎尔林斯岗哨来报,天灾军团向东瘟疫之地增兵了,据说是要彻底消灭那里的抵抗力量。这样一来,原定的穿过东瘟疫之地,绕行塔伦米尔湖,经奥特兰克山脉到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附近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他们需要向东南方向绕行辛特兰北部蜿蜒崎岖的山间小道到达辛特兰再折向西南了。

  好消息是,辛特兰的蛮锤矮人与血精灵是二次大战时的盟友,还曾经在银月城并肩作战过。而坏消息是,血精灵因为敦霍尔德地区的兽人俘虏营的资金问题有所不满,早已带头退出了盟约,而且血精灵们在矮人那里的名声也不咋样,各种关于长耳朵们的笑话一直以来都是矮人酒馆里经久不衰的话题。

  没奈何,凯尔萨斯也只能选择绕行了,只希望那些矮人们看在曾经并肩作战的情谊上,或许能再次加入对抗天灾军团的联盟。休息已罢,凯尔萨斯率军离开塔奎林,折向东南,临行前,德利奥斯神神秘秘地拿了一本书出来,却是只有两章的《死亡之地的骑行》。难怪范迪瑞尔老先生有点头秃的迹象,百忙之中还不忘挤出时间笔耕不辍,实在是业界楷模,执笔者之楷模呀。

  转道辛特兰的旅途并不顺利,尽管二次大战时兽人曾经经此北上攻击奎尔萨拉斯,但当时开辟出来的道路早已是杂草丛生。自二次大战之后,孤立主义的思潮便在东部大陆蔓延。无论是奎尔萨拉斯,吉尔尼斯,还是南方复国的暴风王国都不同程度上地减少了与其他王国的交流,更不用说是蜗居在辛特兰山地,原本就近乎与世隔绝的蛮锤矮人了。所以,单单是在辛特兰北部漫漫群山之中找到一条通往鹰巢山的道路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索性血精灵寿命悠长,队伍中有曾经参加联军,到达过鹰巢山的老兵,这才没让一行人在一眼望不到头的群山之中迷失了方向。

  抵达第一个有矮人把守的隘口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实在是翻过一座山才发现,山的那边还是山,漫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行军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迷路了。

  矮人们对于他们的到访也很惊讶,北面的这些长耳朵已经几十年不曾到过这里了,一些年轻的矮人更是忍不住好奇地打量这些怪异的来客。瞅瞅那快两倍的身高,那长长的跟触角似的眉毛,以及那对醒目的尖尖的长耳朵,只在长辈传说中出现的邻居与盟友出现在现实里,让他们兴奋不已。

  凯尔萨斯感觉自己像是上个世纪出现在乡下的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似的,那些矮人恨不得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叫出来围观来宾。最可气的是那些矮人以自认为小声的话语对他们评头论足,矮人天生的大嗓门加上精灵优秀的听力,让他们对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旁边那些听不懂的血精灵们也就算了,就当啥都没听见,但应该是得意于前任的学霸遗留,凯尔萨斯不幸地能够听懂矮人语。

  在第一百五十八次听到,“天呐!这个长耳朵可真高!”,第二百六十三次听到“哇!他的耳朵是真的吗?这么长的耳朵要怎么戴耳罩和帽子啊?”时,凯尔萨斯和几位指挥官终于见到了此行的终点,鹰巢山。蛮锤矮人的领袖——弗斯塔德•蛮锤得到消息,在山下等候,迎接了他们一行人。

  大部队被带到了宿营地休息,而凯尔萨斯等人则被迎入了蛮锤城堡。矮人们用最盛大的礼节欢迎这些来自北面的盟友,那就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一桶桶的麦酒,大块刚出炉满是麦香的面包,大盘的烤肉和热腾腾的浓汤摆满了整个桌子。弗斯塔德亲自在宴会厅招待了几位贵宾,在用三大杯满满当当能灌饱棕熊的麦酒喝翻了绝大多数的血精灵和一半的矮人之后。

  弗斯塔德大着舌头对仅存的屹立不倒的凯尔萨斯和德利奥斯敬酒,“你们是我见过最能喝的长耳朵了,喝过三大杯麦酒的,就是我们蛮锤氏族的朋友了,来,敬我们的友谊!”

  德利奥斯眼神迷离,一双长长的耳朵已经红到了尖端,在阴凉的城堡里似有若无地冒着热气,听到这话也大声吵嚷,“敬我们最好的朋友弗斯塔德,敬我们的友谊!”说罢,举起酒杯吨吨吨地大口喝下热麦酒。

  “德利奥斯兄弟真是爽快!来,一起喝。”

  凯尔萨斯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两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