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斗罗之青眼威光 > 第三十一章 魂骨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魂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色的龙与灰色的龙战作一团,利爪对利爪,撕咬对撕咬,如同两只野兽一般竭力的撕咬着。

  “毁灭的爆裂疾风弹!”,带着狂暴的魂力波动,白色的的光弹轰击在灰色的棘刺土龙身上,霎时间鳞甲开裂血肉炸开。

  “嗷吼!”,棘刺土龙发出阵阵哀嚎,双眼瞪圆出现血丝,在剧烈的疼痛刺激下它变的更加凶暴了。满是棘刺的长尾如狼牙棒般甩出。

  青眼白龙煽动双翼,灵活的飞起躲开这一击,同时以一发毁灭的爆裂疾风弹作为回礼。

  灰黄的光辉在棘刺土龙身上涌动,名字中带有土字说明了它的属性,棘刺土龙能够调动大地之力在本就坚韧的鳞片上形成第二层保护,如果能够达到万年,这种魂兽的防御力堪称恐怖故事,肉的令人惊悚。

  在三只青眼白龙如同狼群般轮流的围攻撕咬下,棘刺土龙终于失去了反抗能力,大地之力形成的保护破碎,浑身的鳞甲全部翻开露出大片血肉,最终它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知晓自身即将死亡的它仰天发出最后一声哀嚎。

  “终于结束了…”,白源看着那飘起的紫色魂环送了一口气,棘刺土龙的肉身确实强横,斗志也十分顽强,纵使被三只青眼白龙连续围攻,这场战斗也持续了二十分钟。

  如果不是维持青眼白龙的魂力并不多,魂技消耗也小的惊人,加上他的魂力也足够浑厚,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盘膝坐到地上,在三只青眼白龙的守护下,白源安然的吸收着千年魂环,庞大魂力如潮水般涌入身体,不过如今他经过多重强化的身体还能够承受这股魂力。

  桎梏等级的枷锁被打破,体内的魂力迅速飙升,但白源没有被这迅速增长的魂力给迷花双眼,他反而竭力的压制着这种魂力,如气流般的魂力被不断压缩凝实,魂力的等级也随之下降。体内魂力不断的凝实,最终竟是呈现了如同液态般的魂力。

  数个小时过去,白源睁开了双眼,青蓝色的眼瞳中满是欣喜,“终于成功了…”,这次吸收魂环比起上次轻松了不少,没有用青眼白龙附体强化体魄就承受住了千年魂兽的魂环。

  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躯,骨骼发出阵阵噼啪炸响,看着那具棘刺土龙的尸体,白源饶有兴趣的道,“杀了两只魂兽还没看看有没有魂骨,这次正好看看…”

  白晴听后,伸出前爪,锋利的爪子如刀子般毫无滞涩将棘刺土龙坚韧的皮肉撕开,露出了散发着魂力波动的晶莹剔透的脊椎骨。

  “居然真出了?”,白源凑了过来,好奇的戳戳这块散发着魂力波动的躯干魂骨。要知道魂骨可是相当稀有的,魂环每只魂兽都有,但是魂骨可能杀死一千只魂兽都未必能出一个。

  而且魂环任何人都可以吸收,哪怕是十万年魂兽的魂骨都可以被一级魂力的人吸收,而且比起魂环魂骨还具备着成长性,可以说是魂师中不可多得的珍宝。

  “千年的魂骨也不知道能带来什么魂技…”,白源拿起躯干骨,再次开始吸收。半个时辰后,白源睁开了眼睛,淡黄色的光芒在他身上散发,稚嫩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兴奋,他终于真正获得了来自斗罗大陆上的魂技。

  魂技:大地守护

  防御力提升30%

  力量提升30%

  敌人对自身造成攻击后,会被大地之力震荡形成反伤。

  这个魂技不仅在不被白龙附体时弥补了他身体上的弱势,而且甚至能够加持在召唤出的青眼白龙身上。

  三只如同炮台般的青眼白龙,攻击她们还会受到反伤,想想都觉得可怕。

  “不过我还以为这次吸收魂力能够将青眼亚白龙觉醒出来…”,白源感受着体内还在蕴意的力量说道。

  “毕竟是从无到有在诞生出新的武魂,你大概需要达到四十级才能真正将她们具现…”,白晴化做人形说道,不知是不是错觉,白源总觉得自己吸收魂环后白晴、白琰、白珑好像都长高了一些。

  白源走到白晴身前,对比了一下身高,青蓝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郁闷,不是错觉,白晴现在确实比他高个半个头。

  别人吸收魂环都会长高,为什么他吸收完魂环,身高长到了武魂身上。

  ……

  诺丁学院后山,几个高年级学生如同滚地葫芦般一次次被打飞。

  “小舞姐,不打了,我们真不是你的对手啊…”,一个高年级学员狼狈的爬起来连连求饶。

  “亏你们还是六年级,连我这个二年级都打不过(假期后一年过去了,小舞升学二年级),还怎么毕业?”,小舞叉着腰,两只兔耳自然的摆动,盛气凌人的说道。

  你以为谁都是你这种二年级就十六级的怪物?初级魂师学院毕业能达到这个地步就很优秀了好吗?

  不就是男人没回来吗?至于这么蹂躏我们…

  几个高年级学员暗自腹诽着,自从白源走了后,小舞的心情越来越不好,于是他们的日子也就难过了起来。

  动不动就打他们一顿,美名其曰帮他们提升实力。试问整个学院谁不知道,小舞这是在发泄自己的怨气。

  白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高年级学院,深深地体会到了小舞和唐三才能感受到的思念之情。

  “站起来,我们在打过…”,小舞叉着腰说道,她突然注意到几个学员看着她背后的眼神中充满了欣喜。

  什么情况?这几个家伙被打的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癖好?小舞只感觉身上一阵恶寒。

  “谁家的小兔子,怎么这么暴力?难不成你的武魂其实是流氓兔…”,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舞不敢置信的回过头。

  “小源…你…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小舞的语气中充满了惊喜,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

  碰,白源毫不留情的一拳锤在小舞的脑壳上,发出一声闷响。

  “痛…”,小舞抱着头蹲下,眼里泛起泪花。

  “痛就说明不是梦喽…”,白源嘴角挂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个臭混蛋,没良心…”,小舞直接跳起,将白源扑倒在地,小粉拳不断的锤在白源身上。

  “喂喂喂,我怎么没良心了…”



  “啊啊,你轻点…在打我还手了…”

  “嘶,越说你还越来劲了,混蛋别咬啊…”

  总感觉现在要是去打扰,总感觉会被男女混合双打呢。看着和白源闹做一团的小舞,几个高年级学员颇有眼力劲的偷偷溜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