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氏春秋 > 第十一章 归家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归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门时日不算长久,正卿府俨然变了样。

  季意如在她回来途中早用书信告知,待她归来之日,会安排家臣、门生来迎她。

  起先,季秋以为是父亲怕她冷清,特地找几个人凑凑热闹。可谁曾想,偌大的正卿府,里里外外站满了人。

  季秋从马车上缓步而下,晓兰、追音、思音紧随其后,走进正卿府大门。

  厅堂、阁楼皆面目一新,装扮成过节的喜庆。一路上,站着迎她的人见到她,皆拱手作揖道:“小姐好。”季秋都稍作停留、点头以示谢意。

  她很长时间没穿她喜欢的红色了,今日,她着一身青色外衫,外披灰色毛裘大衣,头上戴着帷帽,为她填了一分清冷孤傲的仙子气息。

  “大小姐回府。”思音用浑厚清澈的内力唱和道。

  行至垂花门,季意如站在门口迎她,简单寒暄几句后,将女儿领进内院。

  “爹爹,您安排这么多男子来迎女儿,是不是不合规矩?而且您并没有在大门口迎我,您就不怕女儿怯场?”季秋好奇问道,她暂时想不出她父亲的用意。

  “吼,谁敢对我女儿说三道四。倒是秋儿,以前不是经常随爹爹去军营的吗,这一出门怎么就一副小女儿模样了?害羞了?”季意如调侃道。

  要说这世上谁的心思季秋猜不透,她父亲算一个,这答非所问的话,因为是她父亲,她不需深究。

  季秋摘下帷帽,她的脸早就让晓兰“处理”过,眼下看着红扑扑的,她梳着精致的双髻,髻上还有两只青丝蝴蝶,瞧着很是精神。

  果然,季意如见了,脸上的一丝忧虑已去了大半。

  大概父亲这么做是给自己信心吧,季秋决定,要重新活一遍,活得肆意。

  季秋与父亲总有讲不完的话,走了很多路都不觉得累,可这终是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回廊尽头,有个气势汹汹的女人正等着他们。

  “哟哟哟,父女情深啊,我就从未见过一个庶女,值得主人般,如此排场迎接。”那妇人在离她们老远就开始嚷开了。

  等父女俩走近,季秋盈盈上前下拜道:“女儿拜见母亲。”不等妇人说话,季秋起身站回季意如旁边。

  季意如很疑惑,他女儿“转性”了?而后沉下脸不悦道:“秋儿是我唯一的女儿,我鲁国正卿大夫的女儿不应该有这样的礼遇吗?”

  “笑话,唯一的女儿,那萌儿和瑾儿是什么?她们可是季家的嫡女,是你该疼得女儿!”穆氏虽然很大声,话语间还带出了几颗唾沫星子,但仍掩饰不住她的心虚。

  “至少,我是入得了季家族谱的女儿,您的两位女儿姓穆。”季秋轻笑一声接道。这是事实,穆氏之前嫁过人,有两个女儿,后来与丈夫和离,女儿归了她姓穆。

  季意如在一旁感慨,还好还好,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穆氏右手扬起,眼看就朝季秋的脸扇了过来,不等追音与思音动手,季秋用左手稳稳接住,然后一用力,只听得哎哟一声,穆氏自觉离开季秋半步,去揉着吃痛的手。

  季秋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道:“这是当今天子的随身令牌,母亲大人,请以后注意您的言行,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穆氏仍是不屑,脸上生出两块横肉:“我才不信,你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小贱人,这是以前属于宸王殿下的令牌,你不过是服侍了他一阵,兴许是趁着他熟睡时,光着身子偷的呢?”她毫无遮拦地讥讽道。

  这时,思音狠踹了穆氏一脚,双手一套熟练的擒拿,把她按倒在走廊的栏杆上,喝道:“大胆穆氏,敢用如此不堪入耳的言语妄议天子与季秋姑娘。我倒不知,堂堂正卿府的主母竟会这么编排自己家的女儿。”思音用手把穆氏按得喘不过气,穆氏气得牙咯咯作响。

  季秋命思音收手,经过穆氏时,轻轻道了句:“不信,您大可亲自找天子问问。”而后拉着父亲继续轻描淡写地往前走。

  直到行至三进院子外,穆氏仍不停重复那句:“我女儿不比你有出息,季秋,你等着”才渐渐消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