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氏春秋 >  第二十八章 偏安一隅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偏安一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氏手中拿着一把铜制的长命锁,上面坠了三颗打得溜圆的小铃铛。她渐渐回忆起那个叫“珍珠”的女孩,脖子上挂着小铜锁,小铃铛“铃铃”作响,在海边无忧无虑奔跑的年岁……

  她的父亲原是商贾,后来无意中发了笔小财,捐了个小吏来当。

  家计渐渐变好时,父亲开始嫌弃母亲,纳了几房小妾。在母亲生下第二个女儿也就是自己后,又买了几个婢女。

  母亲被他完全抛弃,她也被留在外祖母家里寄养。后来没几年,母亲就走了。

  这些,穆氏那时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她习惯小渔村的生活,每天天还没亮,外婆会带着她贩鱼。

  她喜欢海边的生活,喜欢外祖母做的鳗鱼饭、晒的咸鱼干。“外祖母,他们都说鱼眼睛长得和珍珠一样,珍珠哪里像鱼眼睛了?”……纵使如今吃遍山珍海味,也不及那些半分。

  在外祖母家生活了十五年。一天,据说是邑宰家的马车来接她回家。

  以前,她只知道车这东西就是几个轱辘一块板,用来拉粮,拉蔬菜,拉各种重物。原来人还可以不用走路,坐在那么好看的车上,用马来拉……

  来到邑宰府,人人都称她二小姐。还有一个她特别崇拜的人,她姐姐,一个她觉得全天下最漂亮的姑娘。

  虽然,她们是一个娘生的,可姐姐皮肤白皙,玉手纤纤。而自己,和黑炭一样,皮肤粗糙得似麻布。姐姐口中常说的“气质”二字,自己总是学不会。

  父亲说:“珍珠啊,十五岁上下的女子便可以嫁了。”他很上心地为她挑选未来的夫婿,她欣然接受。可姐姐比她大,一点都不着急。

  在姐姐的培养下,珍珠再不是从前的小地方人家的女孩儿,她正慢慢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父亲给她找个了“高门”,欢欢喜喜地把她嫁了。那日,姐姐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以为姐姐是在愁自己嫁不出去。她心里想,或许等自己嫁过去,托婆母给姐姐找门好亲事也未尝不可。

  夫婿家门第比她家高,父亲还因此提了一级。他们家有好多好多的钱,她用算盘算了好久,光那聘礼要是给她在小渔村和外祖母用,几百辈子都吃不完呐。

  夫婿脾气不是很好,偶尔喝醉酒还要打她,但她想着有饭吃有衣穿有首饰带,还不用干活,被打几下算得了什么。

  后来姐姐知道了,气得直跺脚,激动之下蹦出几个她认为完全不符合姐姐“气质”的脏字,她却很担心姐姐嫁不出去。

  她怀孕了,夫婿已不管她了,因为他纳了几房美妾,还和府中新进的小丫鬟们不清不楚,她都见怪不怪了。

  那年,姐姐嫁了,嫁给了鲁公!

  据说是穆家的远方亲戚在曲阜当大官,对姐姐很是欣赏,立即收为义女并推荐给鲁公。姐姐也很争气,成为鲁公正妃昭穆夫人。

  那时,她就在想,如果我有姐姐那般见识,会不会变得更好?

  夫婿家日日像狗一样,摇着尾巴巴结她,说她有孕甚是辛苦。婆母亲自替她端茶递水,时不时还恬不知耻地说他们家已好久没升迁了,让姐姐去和鲁公说说。世上怎会有这般势利的一家人?

  自此,姐姐把她接入国都,她再也没见过那家人。

  那里,她见到打马而过穿着铠甲的少年,是多么英俊威武,夫婿和他比起来,真是一滩泥。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正散发着珍珠般耀眼的光芒,竟比姐姐还要明媚几分,她对自己的未来开始憧憬。

  那日,她哭着跪在地上,求父亲帮她与夫婿和离。恰好,姐姐路过,将她狠狠拽起,拎到一个房间。

  姐姐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火,愤怒地对她说:“求他作甚,他负了母亲,拿你作升官的筹码你还不知吧?以后他就是我们姐俩的仆人,有什么事你只会他一声就好了。我们真正要感谢的是我们的义父大人,现下,你也是义父的女儿了。”

  “我能与丈夫和离吗?”她没敢大声说,丈夫是天,自古只有男人休妻这一说。

  “哈哈哈,当然可以,你现在应该想想再嫁给谁。”姐姐说。

  “嫁给谁都行?”她忽的想起了那个少年,整个人都振奋起来。眼前的姐姐就是神明,她能帮她实现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当然可以,你是昭穆夫人的妹妹珍珠啊。”姐姐低下身子拍拍她的肩,优雅从她身边走过……

  第二日,由父亲出面,解除了她与夫婿的婚姻,在父亲奔走间拿到和离书的那会,她正躺在义父家的高床软塌上欣赏着少年的画像。

  她生了一对双生女儿,姐姐说即使她再嫁,她的女儿能一块带着,视为嫡女。姐姐此时也怀上鲁公的血脉,正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时。

  她真想嫁给那个少年啊,她这回听姐姐的,要为自己争取。

  那个少年叫季意如,是季孙氏正卿府家的小公子。这回,她说得理直气壮,果然,不仅义父高兴,姐姐也夸她有眼光。

  即使这样,她的婚书还是被退回来了,季意如的祖父正卿大人亲自上门致歉,说其孙不孝,不愿娶二小姐。

  她很难过,还没出月子,就独自经常跟踪他,无论白天,无论黑夜……不多久,她发现了他的秘密。

  她不仅杀了他女人,还让他同意娶她。姐姐说的对,凡事眼光要长远,心要狠,季意如命中注定就是她的。

  可那么多年来,她好像并没有得到什么。季意如视她为仇人,她以虐待他女儿为乐……

  现如今,季意如她早就不爱了,她何必热脸贴冷屁股?这些,她都不记得自己是何时想通的,她一点都不在乎了。

  本盼着萌儿会与出息,可她不仅激怒了后宫的女人,她正卿夫人的名号也被女儿败没了。

  仿佛一切又回到了过去,什么都没了,就如当初一无所进入邑宰府。

  她开始想念小渔村,想念海,想念外祖母,想念偏居一隅的生活……

  “母亲,母亲,你醒醒。”穆谨拼命摇晃着穆氏。

  穆氏擦拭着早已朦胧的眼睛,是瑾儿啊,不,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姐姐。

  想到刚才回忆的种种,穆氏的目光又暗沉下来,她道:“瑾儿,等母亲接回你姐姐,我们往后就安生度日吧,瑾儿长得这样美,母亲定为你寻门好的亲事。”

  穆谨用力甩开穆氏,脸瞬间沉下来,不可置信道:“母亲这就认输了吗,真让女儿失望。”

  穆氏有些失神,她又看到了当年爹爹为姐姐安排亲事,那个年纪比她稍大的女孩倔强拒绝的模样。

  “这点小挫折怕什么,母亲还有姨母,还有女儿啊!”穆谨摇晃着穆氏,势要将她摇醒。

  “有些事世人不敢想,他就永远碌碌无为,但一旦有念想,不放弃,他就能成为人上之人。”穆谨的声音很大,大到瞬间能击碎穆氏心中安居一隅的壁垒。

  穆氏心中的火腾得被点燃,她,她的女儿怎如此得像她姐姐,难道她才是她的希望?

  穆谨感觉穆氏已经清醒,她继续道:“母亲别指望姐姐了,女儿有办法让她活着回来。女儿心系天子,只要您听女儿的,女儿一定会让你和姐姐成为人上之人!”

  见穆氏没有任何回应,穆谨知道,现在说大话是没用的,要母亲先看到实际的东西。她附在穆氏耳朵边,陈述了她的计划。

  听罢,穆氏默默地把铜锁放回了匣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