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氏春秋 > 第四十八章 睚眦必报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睚眦必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秋与四个音一同下了马车,她走到穆氏与穆萌跟前,多日不见,穆萌身上没了那种阔气,至少发冠、首饰没瞧见她戴。变化最大的还属穆氏,身形消下去两圈,原本富态的脸也渐渐成型,发展为瓜子脸。

  思音离季秋最近,她有意无意地说了句:“小姐,您是正卿大人的女儿,无需与一个民妇行礼。”

  季秋微抬了抬右手,示意思音不用继续说,她仍是上前,福了福身:“母亲,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啊,女儿,这是急着去哪?”穆氏脸上亦挂起“慈祥”的微笑,但季秋仍能看出那笑容的背后有一百种想让她死的想法。

  季秋答:“这不是紧赶慢赶着回家,替母亲和妹妹张罗着接风洗尘吗。”

  “急什么,你姨母那也有接风宴,一起吃完再走啊。”穆氏建议道,她之前来的路上一直与昭穆夫人通着书信,只是有些事要紧,怕走露了风声,要姐妹俩在时才能说清楚。

  季秋穿着礼服,端着身子道:“女儿不急,急的是母亲与妹妹,这连衣服都没换,风尘仆仆地就来王宫了,人家还以为,你们是饿坏了的难民呢?不如母亲随女儿回去,换身体面点的衣服再来?”

  四个音同时在内心腹诽,她们家小姐埋汰人的水平见长,赞。

  穆氏真的变了,不似从前那么暴躁,她气定神闲杵在原地,用眼神再加以笑容,扬起头,“女儿,看,你现在走不了了。”

  只见昭穆夫人亲自带着一众宫人朝这边赶来。

  季秋给昭穆夫人行完礼,没心情看那姐妹叙旧的戏码,正欲离开。

  “且慢,季小姐参加完本夫人的接风宴再和你母亲一起回去吧。”昭穆夫人道。

  季秋辞谢道:“不必了,夫人,臣女还是回家去跟父亲团聚。臣女手上有鲁公手谕。”

  “哼,定是那贱人搅的好事,季小姐就是这么让你手下人替你卖命的吗?”昭穆夫人怒道,从刚才起,她的情绪就有些不对劲。

  季秋问:“夫人何出此言?”

  “本夫人才没脸讲那种龌龊之事,你自己且去问你的好姑娘,暮山紫吧。”来人,’请‘季小姐回苎萝宫。“

  季秋当场愣在原地,暮山紫?她心理咯噔一下。不过眼下,她仍为自己争取道:”我有鲁公手谕,谁敢动我?“

  昭穆夫人又回头不耐烦道:”季秋,本宫不介意大庭广众把你’绑‘回去,鲁公是刚才让你出宫,如今本宫是召你入宫,有何问题?“

  季秋只能吩咐众侍女稍安勿躁,在穆氏与穆萌得意的眼神中跟着昭穆夫人往回走。

  一路上,她从刚才昭穆夫人的神情中想明白了一切,原来真正救她的是暮山紫,她牺牲了自己,她捏紧拳头继续往前,不顾穆氏三人的冷嘲热讽,她完全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她并不是好惹的人,她可是睚眦必报的兽类。

  昭穆夫人命人送季秋回苎萝宫,她大概还要和她的妹妹、外甥女单独叙叙旧。等到晚饭之时,也没有让她去参加所谓的”接风宴“,只是后来派了个小宫女传话,说是明日午膳,夫人请季小姐一同赴宴,吃完饭就可回家了,而且季孙大人也会来。

  一夜无事。

  稍微明白事的人都知道,穆氏姐俩要出什么幺蛾子,也就在今日至午膳这段时间,因此,季秋与四个音都不言而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离午膳还有一个时辰,就听宫外有人开始咋呼道:”恭喜姐姐,贺喜姐姐,姐姐马上就要成贵人了。“

  季秋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蒙着面纱的穆萌正穿着件华服踏入宫殿,待她走近,”萌妹妹这么拘谨干什么,还是脸长了什么褶子,不好意思给姐姐看?“

  穆萌用手嫌弃地一拍季秋伸过来的手,也像看傻子一样地打量着季秋,然后笑道:”姐姐待会是让人抱着好呢,还是抬着好呢,不过这些你都感受不到了,真正感受得到的,是这鲁国最尊贵的男人,对姐姐的……哎呀,妹妹在这里先恭喜姐姐了。“

  “你说的是做鲁公的后宫?难道又是迷迭花粉末?”季秋继续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穆萌。

  穆萌吓了一跳,故作惊讶状:“呀,姐姐怎么知道。”

  季秋答:“你姐姐没那么傻,难道还会中第二次,唉?头怎么有点晕,你,你……”

  穆萌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房间里的五个人,她转着食指,直到五个人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随后,穆萌身后跳下来一名黑衣人,穆谨走到季秋身边,正想踢她,只见地上的季秋突然站起来拍了拍手,给了她“你是不是傻”的眼神,对她说:“好玩吗?”

  穆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指着季秋:“你,你……”直到所有人都起来,她才“你”不出来来。

  她立即转身,吩咐黑衣人道:“你,快打晕她们,按计划进行,快。”

  黑衣人歪着头,无奈地给了杳音眼神,道:“侠女,你上。”

  杳音不理会。

  黑衣人正色清冷道:“副队,帮我解决了。”

  穆萌眼前好像晃过什么,下一刻,她便晕厥过去,杳音那“手起人倒”的利落看得季秋脖子后凉凉的。

  其实昨天夜里,逸便来“邀功”了,说是她们走后没多久,昭穆夫人就派人来“布置”苎萝宫,将很多个装有迷迭花粉末的小包放在各个暗处,这样药性不会很大,但人置于此环境一夜,与直接用药的效果是差不多的。正巧,他路过,顺便把小包的口又全扎紧了。

  现下,他搜罗好房中所有的小包粉末,将它们拆好,与穆萌一同装进一个黑麻袋里,顺便说一下,那个原来的杀手已被逸处理了,从他身上搜出的这个唯一有用的黑麻袋。

  “记你一功。”季秋摆摆手对逸道。

  逸很客气地拱拱手,然后拿出一个药瓶,把里面纯的迷迭香粉末再倒入黑麻袋。“敢用这个对付主上,我这是以牙还牙,姑娘您别介意啊。”他倒完有些抱歉道。

  季秋抽了抽嘴,什么仇什么怨,她高喝一声,璇音,拿我的瓶子来,然后在众人,尤其是逸惊呆了下巴的情况下,把她的粉末也撒进了黑麻袋,然后扎好,交给逸。

  “去吧,少年。”季秋拍拍逸,对他委以重任。而后大摇大摆地走出宫殿,与正在宫外等她的父亲团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