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氏春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甄选巫女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甄选巫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季秋被一束温润的暖阳唤醒,忽然,她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挽住。

  季秋本半侧着身躺着,她猛地睁眼,无奈地望着对面的人:“阿姨,你要干什么?”

  姜璃一脸失望地放下手,不应该是小媳妇害羞劲儿上来,闭着眼红着脸说:“讨厌了,大白天的别闹。”然后蹬着小腿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姜璃想些什么全部被季秋看在眼里,她阿姨不是想错了,而是姬辰压根不会对她这般温柔小意罢了。

  季秋随即一本正经地起身。

  见两人都醒了,凤鸾进来打扫房间,季秋已穿得齐整,姜璃还侧卧在床上。

  凤鸾今天脸上蒙了层银白色面纱,簪了枚古树藤做成的簪子,尤显得清新脱俗。

  别人有可能不会注意,但姜璃却辨得真真的,她啧啧道:“下一任凤女真是有心机,脂粉买不起就用面纱代替,难道还要隐瞒年龄骗哪个好儿郎娶了你不成?”

  见凤鸾不理会她,她又抬手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埋汰道:“不对啊,风鸾姑娘不是忍辱负重做了凤女的侍女吗?是铁了心要做下任凤女的,凤女还能成亲不成?”

  季秋给姜璃使了个眼色,劝她少说话,凤鸾还是不理她,深深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圆床上,直把姜璃弹了一下。

  姜璃也不生气,起身搭着她的肩问:“我说老姐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和秋儿高兴高兴?”

  阿姨,这种招人打的话请不要带上我,季秋腹诽道。

  ……

  午后,季秋找到神婆,言辞恳切地问:“神婆奶奶,能否让我从凤族出去,去云梦泽边界瞧瞧那一年一次的选拔巫女的赛事。”

  “有热闹瞧,好耶。”姜璃安耐不住心中喜悦,尽想着巫女光着脚在火上窜来窜去,肯定很好玩。

  “凤女说的话阿娘肯定会听。”凤鸾殷切期盼道。

  不曾想,神婆一句话把三人泼了个透心凉:“只有在凤族不努力的姑娘才去当巫女,而且凤族的巫女也不会低三下四去参加那什么比赛。”

  神婆越说越激动,边哼哼着边用拐杖拄地,不屑道:“民间的巫女比赛如今一年不如一年,什么鸡零狗碎都上,俨然成了有钱人的游戏,凤女去了只会自降身份。”

  神婆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姜璃已感觉到没戏,给了凤鸾一个眼神,“老姐姐,我有办法,走着?”她往门外瞥了一眼。

  凤鸾心领神会,在神婆说话停顿的那会儿连忙附和道:“可不是吗,阿娘说的对,每年云梦泽选上来的巫女女儿都退回去了,她们也配?”说完,就拉着季秋带着姜璃告辞离去。

  三人在凤栖观整理了一下午,姜璃不忘包上几包瓜子和小板凳带在身上,季秋准备好夜行衣,凤鸾惊诧地看着阿姨和外甥女两人:她们这是常干这种事吧。

  姜璃戳戳凤鸾:“我说,你真的没想过吗,你把巫女们都退了回去,这样他们那破赛事每年都能搞一次,这谁得了好处你有想过吗?”

  凤鸾与姜璃坐在床边,听着她这一问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既然有好处,她为什么不自己办,而且绝对是良心比赛,童叟无欺啊!她正慢慢萌生起这样的想法之时,又听见旁边那女人一拍大腿的声音。

  “哎?你不会真的是大楚巫吧?”姜璃摸着下巴问,凤鸾掘倒……

  选拔巫女的比赛的确是个民间赛事,但架不住朝廷原高官费无忌的“精心运转”,使其变成往楚宫运送巫女的官方渠道。

  随着费无忌的倒台,此类比赛本应是慢慢没落,却不想今年楚国是交了什么好运,先是楚王被囚回归,再是吴国被灭,楚国也分得一杯羹。

  所以楚王极重视这次比赛,非要选出优胜者入宫,同时也交代了大楚巫务必好好把关,早日挑选接班人。

  三人凌晨就出发,一路向西来到了选拔巫女的地方,此次比赛是在一个吊脚楼里进行。

  姜璃暗道:在楼里边?那等下巫女在火上跳舞还不把房子烧了,怎么逃?

  楼外头有一遴选官站在那,见来参加比赛的众人都围拢了过来,他拿着竹简宣读了地方长官写的比赛章程,开头大致是说了国君英明,将此次比赛称之为“盛世之举”……

  无非是想多收点钱罢了,姜璃已搬起板凳在外头嗑起了瓜子,当听到“每人一个金饼”时,众人哗然,姜璃吓得把一包瓜子洒在了地上,“抢钱啊!”她惊呼。

  “你这行很好赚啊,大楚巫?她们无非都是蹦着你的位置去的。”姜璃用手肘戳了戳凤鸾,没人看出凤鸾面纱下焦急张望的神情。

  不得不说,这样挑选人的方式还挺有“效率”,一百人最多只留下一人,就只见那些官家小姐、富商小姐交了钱上了楼,其余的皆散了离开。

  三人此行目标明确,都是昨晚已商量好了的,她们的关系从未如此和谐。

  季秋首先发现那个那个与别人打扮迥然不同的女孩在吊脚楼外徘徊,她给姜璃使了个眼色,姜璃扔下一把瓜子壳,只道此行任务艰巨,一定要把遴选官“拿下”。

  姜璃信步上前,搭着女孩儿的肩对遴选官道:“这位官爷,我侄女呢平日里就喜欢打扮成这样,你瞧,多像个巫女,她说这样才能声临其境地求好雨,为楚国祈福。”

  阿兰被身边高她一个头一副阿姨模样的女人弄得一头雾水。

  遴选官并没有搭理姜璃,姜璃早料到如此,又清了清嗓子:“实不相瞒这位官爷,我家侄女本事了得,一般祈雨祝祷不在话下,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是吧,你尽挑了没什么本事的人上去恐怕到了楚王那也是不好交代的吧?”

  硬气的话说完不忘配上些礼物,姜璃默默地往遴选官口袋里塞了几颗银锭子。

  遴选官见“生意”都做得差不多,人确实没几个,交得起钱的都在里面了,现在赚些散碎银子也无不可,只见他旁若无人地像阿兰摆摆手,示意她进去。

  正当姜璃得意之时,一颗金豆子出现在遴选官眼前,渣男一号到了,姜璃打起十二分精神,以最佳状态时刻准备进入战斗。

  她先是默默退到一边,看看对手是个什么货色:

  “遴选官大人,求您网开一面不要选这位姑娘,我和她是真心相爱的,我不想她去宫里,从此永别。”说话间,男子神情表情俱佳,像是不同意他的请求,对方是在干逼良为娼、伤天害理的勾当似的。说话间,他就把那颗金豆子放在了遴选官手上。

  “好的,本官知道了,你领走吧。”遴选官一脸维护正义的样子,再来一百个才好。

  阿兰气极,无论如何,她今天就要参加比赛,她一把甩开男子的手道:“大人,我与他并不认识,还请您不要听他乱说……”

  姜璃在一旁摇头,只道这姑娘还是太嫩,她上前把那颗金豆子用手弹得老远,害得卫公子朝着飞去的方向,不停往草丛里探找。

  遴选官正想骂人,姜璃给了他两颗金豆子:“还请大人明断。”她把身子挺得笔直,全神贯注盯着遴选官,等着他给主持公道。

  正当阿兰半只脚踏进楼里时,那个卫公子跑过来,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众人面前,声嘶力竭地喊:“天可怜见,不要拆散我们这对鸳鸯,阿兰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要对她负责啊。”说着偷塞了个金饼放进遴选官兜里,害得他一个趔趄。

  遴选官咳咳了两声,让阿兰还是回去吧。

  然后季秋走了过来,偷偷塞给姜璃一个金饼,阿姨,这是凤鸾让我给你的。

  姜璃暗道:不早点说,害得她浪费这么多表情,看来大楚巫真的是很有钱。

  姜璃这回不走“煽情”路线,直接把金饼砸到遴选官手里,“门票钱已经交了,天色不早,快些让我侄女进去,要不然我定告到上头,说你以权谋私,受人贿赂。”

  卫公子哭得肝肠寸断,膝盖匍匐着前行,然后双手搭在遴选官手上,泪眼婆娑道:“就是这个老巫婆,为了拆散我们不择手段,大人,您别信了她鬼话,还是让我带兰姑娘回家吧。”说着把刚找回的金豆子又在遴选官眼前晃了晃。

  姜璃像提小鸡一样,一把将卫公子拎起。“这位公子,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卫公子不敢置信,这女人力气怎么那么大?路上,他才开始思索,为什么这女人那么帮阿兰,没听说她有这号亲戚啊,莫非?

  卫公子被提出很远地方,此刻,季秋和凤鸾在他们的边上。

  不等姜璃开口,卫公子神秘地笑笑,对她道:“喂,老女人,你该不会是看上本公子了吧?虽然你有……”

  姜璃一巴掌扇在卫公子脸上,直接把他的脸打到变形,季秋与凤鸾在一边看着都疼,因为卫公子已捂着渗血的脸说不出话来,地上还掉了好几颗他的牙,然后姜璃再一个回旋踢,卫公子直接不知道飞哪去了。最后她拍拍手道:“天子都不敢忤逆哀家的意思,你算哪根葱?也不照照镜子,清将军哀家都看不上,别说你了。”

  凤鸾上前,直夸姜璃威武,“姐姐,难道你真是太后娘娘?”

  ……

  这回,阿兰终于能进去了,她也看到了远处的季秋,大致知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季秋昨晚想起了那个在石首遇见的阿兰,便对姜璃说了起来,说是想帮助她,没想到在一旁服侍的凤鸾对此事更感兴趣,三人达成了空前的默契,才有了今日这事。

  正当遴选官准备进入神楼进入下一步的巫女选拔时,神楼周围迅速被一群兵士包围起来,为首之人下马命令道:“巫女选拔之事由本官全权负责。”

  当众人看到他手上拿着令尹的令牌时,皆下跪叩拜:“参见令尹大人。”

  令尹子西深谙比赛其中的门道,他把那些进入初赛的“巫女”们纷纷召来,当众宣布了取消他们比赛的资格,并把遴选官及涉世之人看押了起来。

  姜璃正想上前,这回被季秋拦了下来。

  季秋走到原本为这场赛事搭建的祭台上,如今是子西坐在上面。她拿着凤凰金令,对令尹大人道:“我是凤族的凤女,云梦泽的神事皆由凤族掌管,小女希望大人能公平对待此次比赛,能者居之,我想大人的初衷亦是如此。”

  子西瞧着季秋,凤女?他自然知道凤女的分量,只感慨那个当年因为他而没能成为凤女的美丽女子。他请季秋与他同坐,并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季秋的提议。

  子西一直无言,由着他找来的人帮他甄选巫女,他只坐在一边看着。

  第一关是论经注,很多人都是半路出家,只会念点咒语,大多数人都不识字,所以马上就刷下去一大片人,果然是神婆所称的“民间”赛事,季秋回忆道。

  第二关是祈福祝祷,通过这关的人亦是凤毛麟角。

  毫无疑问,阿兰都很顺利地通过前两关。

  到了第三关,子西打断了主持比赛的典议官,他说:“楚国百废待兴,有劳各位登台祈雨,为我大楚降下甘霖。”

  最后一关只有两个人,第一个人直接说祈雨有损巫女寿数,自动放弃比赛,因为她觉得阿兰也不会,到时候凭着她当官的爹,这个位置还是她的,亦或是两个人都选上也行。

  所以只有阿兰一个人登场,阿兰拿着法器,开始跳舞,却不想这台子搭得不稳,阿兰转身落地时踩塌跌坐在台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她包裹着头发的帽子也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头青丝。柔和的阳光铺在空地及她的周身、她的青丝上,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

  子西心中隐隐有一丝悸动,他从刚才就觉得,这个孩子有些面熟,不等她反应,就有一蒙着面的女子上前来抱着她正要走。

  “且慢,她还没祈完雨,这么走了就会取消比赛资格。”子西阻拦道。

  “子西大人没看到这孩子脚受伤了吗?还怎么祈雨?本大人已决定,定她为大楚巫继承人,不用选什么巫女了。”女子背对着她冷冷道。

  这声音?像极了某个人,但她从来不是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的。

  凤鸾本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何交集,无奈他有公务在身,于是,她转过身揭下面纱,算是给他个交代。换成别人,她交代什么?走就是了。

  子西清清楚楚的看见,那是凤鸾,因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不好发作,只得躬身行礼道:“大楚巫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