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季氏春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璃得到晓兰的消息,特地赏了她后来命两个音重新做的大肉粽子。趁着烛火未熄,她想着怎么“报仇”比较爽快,拿盆冷水浇她的头?拿针扎她手指?这也太便宜她了吧。

  得先写个周祥的计划,学着话本子固定的报仇模式,离间、挑拨、站出来主持正义,然后狠狠把敌方推倒,啊哈哈哈哈,姜璃踩着枕头叉着腰大笑道。

  她写的剧本是:先离间姐妹俩的感情,哎,她们也没什么感情。再趁两者相斗之时,把灵儿干掉。这好像也不好,是太卑鄙了吗?不是,是时间太长,不爽快。

  “来人,把炼狱司远尘嚣给哀家召来。”

  正在值夜打盹的思音往前一个踉跄,她终于知道逸为何如此卖力,一人吃三份饷,因为王宫的竞争压力大啊!

  “太后娘娘。”远尘嚣拱手向太后行礼,他有备而来,左手早已抓着一卷特地为她老人家量身打造的计策方案。忽明忽暗的烛火下,衬得少年脸庞出尘异常,尤其是他斜眼透漏的一丝狡黠,与太后娘娘单边嘴角弯起的弧度一拍即合,达成默契。

  他起身立马凑到太后面前,摊开竹简,顺便挤掉了他的顶头上司,思音。

  “您看,我们先……”远尘嚣卖力为太后娘娘介绍着,因为他早已料想到今日,所以做足了功课,地点,人物,事情他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思音在一旁抽抽嘴,在远尘嚣刚好讲完一个计划后禀报道:“太后娘娘,时辰已不早了,待会巡夜的宫人经过这发现有男子在,恐怕不妥吧?”

  远尘嚣啧了一下转过头,那恭谦卑微的姿态还保持着,似个“龟丞相”,他以极其复杂地神情看着思音,好像在说:“老大,别耽误你手下升官发财啊?”

  思音亦是抱胸扬了扬眉:“你发财?这是要踩着我过去?”

  太后坐在桌子前还在推演刚才的计划,待她想完,继续翻着下面的册子随意道了句:“这个不难,小远啊,明天你去敬事房一趟,本宫放你半天假,早去早回。”

  远尘嚣某个地方一凉,吃瘪地立即退至离太后娘娘很远的距离,心中暗道:男子要想在后宫出人头地好难啊……

  洛云城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繁华高贵璀璨夺目的城了,这里的人就像长在云端,受万民瞻仰,被他们供奉。

  周王朝建立,天下分封,天下是天子的天下,无论来自哪国、哪地的百姓都是天子的百姓,天子是天下的大宗主,洛云是天子的家,是万千臣民前来朝奉的圣地,是被供起的城。

  而对于晓兰来说,洛云的吃食才是她喜爱这里的唯一原因。懿夫人虽然不在,但是她会从自己的俸禄里专门拨出一部分专款用来给晓兰平时花销,主要是吃,她这唯一的小小的愿望,她家善良美丽的小姐怎能不满足她呢?

  晓兰嚼着口中的香草味馍馍笑嘻嘻地想着,她正经过翡翠街的一条宽路时,抬头看到了个老熟人。

  只见卢公公惬意地倚着栏杆坐在二楼茶座品茶。他们俩同时看到对方,卢公公热情地招待她上去。

  晓兰提起裙子,踩着踢踢踏踏的步子就跑了上去。

  “晓兰姑娘别来无恙啊?听这上来的声音,应该又是胖喽。”卢公公看着晓兰一直是快快乐乐的,很喜欢这个姑娘的生活态度,又见面时不忘调侃她一回。上次从监狱里出来,还亏得她告诉的懿夫人。

  “先生别取笑我啦,宫里的姐妹们瘦得都和根筷子一样,天天嚷嚷着要瘦身,哎,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活着多没意思?”晓兰叹了口气,她很是不明白为何人人都希望自己瘦,而前提是不吃东西,她摇头表示万分不解。然后诚实地伸出手,去够那盘瓜子碟。

  卢公公把小零食都往她这般推了推,宽慰道:“别学她们,能吃是福,我们晓兰是对的。”

  晓兰一吃着东西,感觉什么都对了,她边磕着瓜子边道:“先生不是和花妈妈一起做着说书的营生吗,据说生意很好呢。”

  卢公公替晓兰叫了一杯茶与另外一些吃食,回她道:“别的地方倒还不错,但在洛云,达官贵人们只听得进琴曲,赏得了诗画,把我们这类行当归结为贱业,就连老夫的老搭档花妈妈也回鲁国照顾自己老行当去了。卢公公给自己画的眉都皱成了还几个弯弯,心情有些低落。

  晓兰把刚上来的果盘往他那推了推,安慰了他几句,“呀,这位夫人怎得如此打扮,这也太……晓兰心直口快,但话说半句,也被经过的夫人以一记眼神瞪了回去。

  夫人气不过,愤愤上楼要找晓兰理论。卢公公见势不妙,忙上前挡着些。

  他先请这位夫人坐下,委婉地问了她平时如何护理皮肤。

  夫人一眼看出卢公公是个宦官,应是宫里退下来的。再见他举手投足,透露着优雅,讲话不快不慢,讲的都是女人最关心的话题,所以怒色转为了悦色。

  最后,卢公公与晓兰把她请入雅座,帮她重新梳理了妆容,将她头上的钗环稀碎都取下,梳了个适合她这个年纪的贵妇发型,即使这里没有配她的饰物,但这样一倒腾,比她原先简单粗暴的发髻加之插满杂乱无章慌得眼睛疼的金饰不知要好得多少。

  晓兰帮她细细地揩干净脸上的粗粉,重新为她化了个粉扑均匀自然的妆容,再抹上丫鬟递来刚买的胭脂,淡淡一层,整个人不怒自威,她自己也自觉地收起了原本那个只停留于表面的“嚣张”。

  卢公公最后亲自替她画了眉,晓兰在一旁察看,她看待妆容就似换了个人一般,一丝不苟,她拖着下巴品评道:“夫人这身水色衣服我看着还是不太好,换件玉石蓝会更妥。”

  卢公公欣慰点头,像在认同一个得意门生赞道:“玉石蓝,对,没有比玉石蓝更好看了。”

  夫人身边的丫鬟看了大吃一惊,真是脱胎换骨了,老爷见了还不把那几房妾给撵出去。

  那个夫人客客气气地与他们道了别,卢公公很满意晓兰这份手艺,他早在很久以前就看出了这丫头天分。

  晓兰继续坐着磕着瓜子,她有意无意地说道:“先生可以开家店,替城中妇人设计造型搭配衣服,这样的行当肯定不会被排挤,还能顺便卖些护肤品,化妆的粉,我以前听小姐说您还会调制香粉胭脂呢,呵呵。”晓兰摇晃着脑袋俏皮道。

  卢公公其实一直是不缺钱,但他始终想尝试各种行当,尤其是他感兴趣的事,晓兰姑娘就很好地“提点”了他爱好与事业共存的行业,他豁然开朗,立马邀请晓兰道:“姑娘要不要随老夫一块入个股?”

  晓兰摇摇头,只道先生赚了钱别忘了请她喝茶吃点心就行。可她话一出口就犹豫了,再仔细想了想,也无不可啊,自己赚的钱吃着更开心,还能买好多好多吃的,她又纠结着要不要答应。

  临别时,卢公公对她说:“老夫后日就走,去南边看看,听说那里的姑娘又是另一番颜色,若是晓兰姑娘有兴趣,可以随我一起去学习学习,再干一番事业。”

  有的吃有的玩还有钱赚,晓兰心动了,她虽然不聪明,但她知道卢公公是个靠谱的人,而且和父亲一般照顾她,她真的很想去,不知道太后娘娘会不会同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