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慕容复之开局弄死尹志平 > 第六十三章 动手,还是不动手?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章 动手,还是不动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你们这些人里面有内奸?勾结蒙古的那种?”
慕容复看着眼前满脸苦笑的赵志敬,问道。
原本他是想问关于失踪人口的事情,顺便旁推侧敲的打听一下不归客的事情。
没想到居然得到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不过对这件事的真实性,他是抱有巨大的怀疑的,先不说这个内奸到底是不是存不存在的。
哪怕存在,慕容复的第一怀疑目标就是赵志敬。
在他看来,整个队伍都没有比赵志敬嫌疑更大的了!
并非单纯因为原著,还有慕容复根据当前情况推测出来的。
还有那个偷窥狂,慕容复到现在都没确定是尹志平还是赵志敬。
虽然说尹志平的嫌疑很大,但赵志敬的嫌疑同样不小。
难道对方现在是贼喊捉贼?
想到这,慕容复心中感到一丝好笑,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不过也好,他完全可以借用这个机会问一下关于不归客的事情。
看着慕容复没有一点点表示,还以为对方不相信他,赵志敬不免有些焦急:“肯定是有这么一个人的,而且这件事极为严重,还请五前辈能重视!”
“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你觉得这些人里面可能没有内奸吗?内奸露头的时候,杀了就完了!你觉得以我的实力,搞不定一个内奸不成?”慕容复冷笑一声。
赵志敬顿时有些语塞,对方怎么不按他的套路出牌?
“既然没什么别的事,你就说说失踪人的事情吧,在我看来,这件事才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慕容复又说道。
赵志敬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把一些重要的东西说出来,对方根本不会在这件事上过多关注。
无奈之下,他又说道:“那个内奸,极有可能是我们全真教的人!”
“哦?你们全真教不是只有你跟那个尹志平吗?也就是说不是你就是他了?”慕容复明知故问,同时龟息功更加急速的运转起来。
在赵志敬的感知中,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深邃’与‘危险’。
深吸一口气,赵志敬没想到慕容复居然如此难缠,索性咬牙道:“除了我跟尹师弟,我们全真教还有四个人混入人群中,除了我跟尹师弟以外,他们都有很大的嫌疑!”
“化整为零?真是好计谋啊!”
赵志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让您见笑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实在是......”
只是不等对方说完,慕容复直接打断道:“这些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不需要说这么多,现在告诉我那四个人是谁,我把他们都杀了,自然不会又这么多事了。而且我相信肯定还有其他内奸,没关系,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哪怕这些内奸是有备而来,只要全部都杀了,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而且,那什么尹志平,我看也有嫌疑,不如一并杀了。”
心狠手辣!
赵志敬心中颤抖,从对方周围释放出来的杀意来看,对方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一个莽夫+憨批!
他忽然有些后悔告诉慕容复这些事情。
“这样,是否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想要做大事,唯有以杀止杀!这乃是我师父的教导!”
赵志敬顿时为之语塞,这一位看上去明明很聪明的亚子,为何却是个憨批?
难道说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是这么行事的吗?
不过对方是个憨批,自己可不能成为憨批。
想着,赵志敬深吸一口气,开口解释道:“五前辈,吾有一言,不知你是否愿意听?”
“不愿意。”
赵志敬都懵了,这位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看到有些呆滞的赵志敬,慕容复心中冷笑,对方要说什么,不用想他都能猜出来。
不过他也得照着这个台阶往下走,因为总不能真的去把那些人杀了吧。
“不过既然你提出来,那我可以听一听。”
喜怒无常!
此时赵志敬明白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不,老虎都没眼前这位狠!
对方那面具下面就像隐藏着一个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赵志敬也不敢废话了,连忙道:“是这样的五前辈,如果您不说原因,直接把全真教那些人拉出来杀掉,肯定会让您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崩塌,甚至让他们怕您。”
“这岂不是很好?杀鸡儆猴,这个团队,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就行了!”
真是霸道!
赵志敬心中暗骂,随后苦笑道:“可是就怕他们貌合神离,不听从您的命令,这样就不太好了,而且您”
看到慕容复微微点头,赵志敬顾不得喜悦,继续道:“而您如果将原因说出来,势必会引起众人的恐慌,连全真教都存在叛徒,更别说其他人了。严重点,甚至会导致整个队伍的解散,蒙古人也不可能打了!”
这样岂不是更好?
慕容复暗道,不过很快,他将突然冒出来的冲动压下去。
他可不能这么说,否则最终会变成赵志敬拉起散伙的众人重新拉起一个队伍,把他一个人扔出去。
他微微点头:“你说的有理......”
见到慕容复听进去,赵志敬大喜,又道:“还有最重要的!如果您拿不出十足的证据,贸然击杀全真教的弟子,会引起全真教上下的愤怒!”
慕容复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我混元形意太极门会怕全真教?!你是在挑衅我们吗?”
卧槽!
赵志敬有些崩溃,此时他恨不得给自己来两巴掌,说这些事干嘛,对方也是拥有五绝的势力,而且对方还是绝顶高手,怎么可能怕他全真教!
反过来说,全真教根本不会为了几个普通弟子去得罪对方的!
想着,他立马躬身道:“晚辈......绝无此意!请前辈恕罪。”
低着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滴冷汗从赵志敬额头流下。
心中后悔不已,自己为什么要嘴欠呢?
气氛变的愈发压抑,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赵志敬只觉得一股似有似无的杀意席卷着自己,这让他的腰弯的更深了。
同时他心中暗暗打起精神,如果对方真要杀他,哪怕必死,他也要尽力反抗。
大不了逆转经脉,燃烧所有生命!
也要给对方来一刀!
殊不知,此时慕容复看着赵志敬,眼底也浮现出一抹犹豫。
这个时候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杀了对方,一切都好办了,只是能杀吗?
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