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号人物莫正南栾小雪 > 第155章 被艾滋病了

我的书架

第155章 被艾滋病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吕浩奇怪地盯住了杨微微,她不是和这人联系过吗?怎么还在问呢?

屋子里传出一个很虚弱声音:“请进来吧。”

杨微微推门走了进去,吕浩也赶紧跟着走了进去。屋子里很暗,而且简陋得除了一张床,几乎就没什么家具。只有一间房,吕浩落眼便看

到了床上躲着一名女孩,看不清脸,但是年龄应该不是很大。

杨微微往前走了几步,吕浩也往前走了几步,他还不是不敢摘下墨镜,尽管往前走了几步,还是看不清床上的情形,再说了,他也不好去盯

着床上的女孩看。就站在一旁听杨微微说话,杨微微已经站到了女孩床边上,她问女孩:“你这个样子多久了?家里人知道吗?”

女孩一下子“哇”地哭了起来,杨微微便从背后里一边掏纸巾一边说:“你先擦擦眼泪,不要哭,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孩擦了擦眼睛,尽量平静下来后说:“姐姐,谢谢你肯来看我。你是唯一来看望我的人。我,我可能快活不长了,可是,可是,姐姐,我不想

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女孩又哭了起来,可女孩的话让吕浩好一阵心酸啊。这女孩怎么和杨微微认识呢?吕浩在心里疑惑着。

“医生怎么说呢?”杨微微继续问女孩。

“医生说我没救了,艾滋病人都没救了。可是姐姐,我,我也是没办法才干这种活的,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弟弟,我也不会出来卖自己。现在,我

这个样子,我哪里有脸对家里人说呢?除了姐姐,我谁都不敢说,就算我说了,也没人会来看我的。姐姐是好人,所以,我想告诉姐姐一声,

那个男人,如果姐姐认识,就让他也去检查一下吧。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害别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女孩一边结结巴巴

地说着,一边哭得更伤心了。

直到这个时候,吕浩才算弄明白,床上这个女孩原来是个妓女,而且还被感染了艾滋病,只是杨微微知道就认识这个女孩呢?还有这个女孩

嘴里的男人是谁?

吕浩没有说话,继续沉默不语地看着杨微微和床上的女孩,杨微微似乎也被女孩感动了,眼睛红了一下,不过她没有哭,而是对女孩说:“确

诊了吗?”

“我,我不知道。医生这么说。”女孩还在低声哭泣着。

“你的病历呢?”杨微微问女孩。

“我,我找看那种病的医生看的,没病历。我就是感觉身体很不舒服,痒得难受死了,才,才去了找医生看了,可是医生开的药,一直不管用。

最近去找医生时,他就说我的情况很严重,应该被感染上艾滋病。”女孩还是很有些难为情,毕竟这种病,没几个女孩好意思说出来,何况还有

吕浩这样的男人在场。

杨微微似乎轻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大医院下的确诊单,女孩或许不是什么艾滋病,但是有一点,女孩肯定得了性病。

“小妹妹,你不要担心。你可能不是什么艾滋病,姐姐明天带你去医院好好检查好吗?”杨微微安慰着小女孩。

“姐姐,谢谢你。可是我,我,我没钱。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我饿得慌,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就给姐姐发了那么样的信息。我想,就算我死

掉了,或者还会有个姐姐记得我吧。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姐姐哪天晚上让我服务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我想,就让姐姐知道这件事。没想到,

姐姐还真的来看我了,我,我好激动。”女孩可能是真的没吃东西,声音也越来越虚弱。

杨微微便对女孩说:“小妹妹,别说话,我们带你去吃东西。”杨微微便去扶女孩,可女孩急了,马上说:“姐姐,别碰我。我,我太脏了。你们

离我远一点,我,我自己可以起来。”

吕浩听着,真是一阵阵心酸啊。相比这个女孩来说,他是不是就在天堂之上呢?他尽管也听说过很多做这种事情的女孩,都挺可怜的,但是

没想到,她们有的这么可怜,而且这么无助。他往女孩身边靠了靠说:“我来背你吧。”

“别,你们都别过来。你们离我远一点好吗?我求你们了。”女孩急得哭了。

杨微微便扯了一下吕浩,离女孩远了一点,杨微微便说:“我们在门外等你好吗?你能行吗?”

“姐姐,我,我能的。你们都是好人,我不能传染给你们了。”女孩还在哭着,杨微微的眼泪再也没忍住,哗地一下流了出来,她赶紧一边往外

,一边去试自己的眼睛。

吕浩也跟着往外走,他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能对杨微微说什么呢?因为他发现了杨微微的另一面,一如他发现了欧阳兰的另一面一样。

原来,人都是多面性的。而且杨微微的另一面很善良的,至少她从北京来看一个生着重病的女孩,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尽管,吕浩不

明白杨微微为什么会认识这个女孩?但是有一点,杨微微在女孩最最危机的时候,出现在女孩的身边,而且根本不在乎女孩是不是艾滋病,这

么精致的杨微微,却一点也没嫌弃女孩。

女孩终于出来了,杨微微想去扶女孩,女孩躲了一下,杨微微便放弃了。既然女孩那么害怕自己真的传染给他们了,她还是让女孩安心一些吧

。于是对女孩说:“我们在面前走,你在后面跟着吧。”

女孩“嗯”了一下,杨微微便往前走着,吕浩和杨微微几乎是并排走着,直到走到吕浩车子边上,杨微微才回头去女孩,女孩已经走得很吃

力,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杨微微便说:“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姐姐,我,我就是想吃东西。”女孩已经饿得实在受不了,扶着车身说。

吕浩赶紧把罩在车牌前的袋子拿开,发动了车子,女孩便说:“姐姐,你前面去坐,我坐后面。”

杨微微替女孩拉开了后座,便绕过车身,径直坐在吕浩身边,一坐下后说:“你把车子开快点,带她去一个你觉得安全的地方吃饭吧。”

吕浩直到这个时候,也没弄清楚杨微微这是怎么啦?帮助一个妓女需要弄得这么神秘吗?不过,他还是把车子开得很快,直接把杨微微和小

女孩带进了水磨房。

吕浩找了一间很僻静的包间,三个人便走了进去,吕浩吩咐服务员,店里有什么能吃的东西,马上上一份就行。

“有鸡汤,现在就上一份好吗?”服务员望着吕浩问。

“好的。”吕浩一边点头,一边示意女孩坐下,直到这个时候,吕浩才认真看这个女孩,女孩的年龄不大,尽管身高和身材看起来和杨微微

差不多,可是女孩的年龄显然比她要小。吕浩便问了女孩一句:“你多大了?”

“我二十岁。”女孩不敢看吕浩,垂着头说。

鸡汤上来了,女孩赶紧把目光盯了过去,等服务一放下,女孩便有些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就吃,杨微微一旁说:“你慢点,小心别烫着了。”

女孩的脸一红,一边点头一边“嗯”着,可手里的动作根本没慢下来,显然女孩确实是饿极了。

吕浩和杨微微互相看了一眼,这一眼倒把两个人之间的误解和隔膜消除得无影无踪一般。

杨微微站了起来,示意吕浩出来一下,吕浩便知道,杨微微有话要说,便也站了起来,替女孩把门关上后,和杨微微一起走到了隔近的包

间。杨微微把房间关上了,吕浩的心还是跳了一下,不过,他也仅仅是跳了一下,因为对杨微微的了解多了一份,知道她不会有什么别的举

措。

“吕浩,”杨微微还是直呼吕浩的名字,不过在吕浩耳边里,这个时候的杨微微和他之间很亲近了。或许在杨微微开始叫吕浩的名字时

,她就认定和吕浩之间很亲近了吧。她本来想悄悄来看看女孩,不惊动任何人,结果却让她在飞机场上遇到了吕浩,一想,有吕浩在一

起,或许解决问题更容易吧,便把吕浩拖了回来。

“杨总,说吧。”吕浩也看着杨微微。

“你就不能喊我杨微微或者微微吗?叫得这么见外干什么呢?说了,我不吃你。”杨微微笑了笑,她的这种笑,让吕浩现在不反感,反而松驰

了下来。

“微微,说吧。”吕浩笑着重新说了一句。

“这还差不多。”杨微微笑了起来,不过这笑一闪而过,马上就是一脸的严肃。

吕浩见杨微微这个情况,不由得也紧张了一下,望住了她。杨微微接着说:“我和老操什么都没干,那个我给你打电话的晚上。我想干掉的人

是你,我以为我留着门时,你会来。结果跑到我房间里来的人是操武文,我怎么甘心让他睡我呢?我是需要拿下那份签约,因为胡总承诺我,

如果能花你们的钱,给我返点,那就是钱啊。在钱面前,我还能有什么舍不得呢?再说了,你长得这么帅,拿下你,我也不吃亏对不对?”杨微

微的目光停在了吕浩的脸上,那张充满活力的脸,此时在她眼里仍然帅气逼人,只是她知道,她和他不可能再有什么故事,因为,他对她的

误解太深,太深。
sitemap